谁套取了农民的生态林补偿金?

2014-07-09 20:07     来源: 南方日报

摘要: 南方日报记者近日在清远市黄花镇调查发现,管塘村近几年的生态林补偿金账目十分混乱,有的账户名关联了10多个林地权属人,其对应关系存在虚假关联的嫌疑。管塘村村民怀疑,当地村委会此前伪造账目,将本应发放给村民的补偿金,据为少数人所有。黄花镇相关领导表示,该镇也发现管塘村生态林补偿金发放存在问题,不久前已将当地村委会干部撤换,目前英德市纪委已介入调查此事

英德市纪委介入调查,涉事村委会干部已被撤换

谁套取了农民的生态林补偿金?

生态林补偿金发放多年,英德市黄花镇管塘村不少村民却坚称:从未收到过这笔钱。

这个拥有5221亩生态公益林的粤北山村,近几年每年下发的生态林损失性补偿款约在7万元左右,除去村集体留成的30%,305户村民每年应分得5万元左右的补偿金。

南方日报记者近日在清远市黄花镇调查发现,管塘村近几年的生态林补偿金账目十分混乱,有的账户名关联了10多个林地权属人,其对应关系存在虚假关联的嫌疑。管塘村村民怀疑,当地村委会此前伪造账目,将本应发放给村民的补偿金,据为少数人所有。黄花镇相关领导表示,该镇也发现管塘村生态林补偿金发放存在问题,不久前已将当地村委会干部撤换,目前英德市纪委已介入调查此事。

●文/图:南方日报记者 李书龙

●●补偿金账目混乱

52岁的陈传和是管塘村村民,他的名字不仅在管塘村生态林补偿金账目的账户名中出现了15次,还关联着多名与他并非亲属关系的林地权属人——这些同村的村民由此以为,他们的补偿金被陈传和占有了,因此总是向他讨要。陈传和说:“我自己从来都没收到过这些钱呢!”

管塘村有305户村民,不少村民与陈传和有着同样的遭遇,他们均向记者肯定地表示,近些年从未收到过任何的生态林补偿金。

我省在2010年起统一省级以上生态公益林补偿标准,不分国家级和省级、国有和集体,按照统一的标准进行补偿。2010年至2013年,每年的补偿标准分别为每亩14元、16元、18元和20元。这其中,将有75%的款项作为损失性补偿,发放给补偿对象。

从2011年开始,管塘村所在的黄花镇开始通过个人银行账户,向村民们下发补偿金。管塘村集体拥有5221亩生态林,按照相关规定,每年的损失性补偿金中,将有70%直接发放给当地村民。按此计算,2011年至2013年,管塘村村民获得的补偿金分别应为46540元、49343元、50695元。

由于多年未曾收到补偿金,管塘村一些村民多次向上级部门反映问题。2011年,有村民从相关部门获取了一份当年的生态林补偿金发放账目,这笔账目的内容之混乱,让不少村民很吃惊。

在这笔账目中,一些账户名重复出现多次,并对应着多位不同的林地权属人。其中出现次数最多的正是陈传和,除了对应着写有他自己名字的权属人之外,他的账户还关联了14名不同的权属人。

按照账目中的标注,陈传和的账户与这14名权属人之间存在着“叔侄”、“兄弟”等亲戚关系。但陈传和表示,他与这些权属人之间并没有亲戚关系,有的权属人甚至根本就不认识。“其中还有个权属人名叫‘梁房平’,但村里压根儿就没有这个人。”陈传和说。

陈传和的账户所对应的权属人,在2011年所获得的生态林补偿金在数十元至200多元之间不等,总计约为2343元。但陈传和表示,他并未收到过这些钱,连个人账户从何而来他也并不知情。

有细心的村民将账目中所有账户名与权属人的对应关系一一核查,他们表示,在305个关联账户中,至少有超过40个账户的对应关系属于虚假关联,有的亲属关系并不属实,有的权属人并非本村人,还有的权属人甚至已经过世。

一些村民还表示,他们并未办理过账目上所显示的个人账户。在村民梁伟明(化名)向记者提供的一份个人存折复印件上,账户收支记录显示,在2011年和2012年,共有26笔生态林补偿金的存入记录,而在2013年11月,存折上的所有存款被一次性转走。而梁伟明表示,对于以上存取记录,他此前均不知情。

●●纪委已介入调查

7月8日下午,广东省财政厅副厅长欧斌在参与广东电台“民声热线”节目时,针对管塘村生态林补偿金问题做了回应。

他表示,管塘村的问题,可能涉及到生态林补偿金被挪用、被截留的情况,此前省财政厅曾针对省内生态林补偿金的管理使用情况做过调研,类似管塘村的问题,说明财政部门要加大力度与林业部门共同进行专项清理行动。

按照《广东省生态公益林效益补偿资金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的规定,生态林补偿金的分配工作涉及到财政、林业等多个部门。

在乡镇一级,一般由林业部门建立生态林补偿对象的相关数据和资料,并会同乡镇政府将生态林补偿金分配情况在各行政村张榜公布。《办法》还规定,“由于资料失实而引起纠纷和造成补偿者损失,林业等有关部门应承担相关责任。”

财政部门则要负责补偿金的发放,并进行跟踪监督与管理。《办法》要求,“县级财政、林业部门应定期对资金的到位、使用情况进行追踪、检查,确保专款专用。任何单位和部门不得以任何形式挤占、挪用、截留或骗取生态公益林效益补偿资金”

在英德市黄花镇管塘村,生态林补偿金的分配与监管工作是否规范进行,南方日报记者也进行了调查。

黄花镇林业站负责人潘保泉表示,该镇对于补偿对象个人资料的搜集工作,主要依靠当地村委会来进行,林业站主要负责归纳建档。

对于管塘村2011年生态林补偿金账目的混乱状况,潘保泉表示,该村有些村民外出打工,可能联系不上,于是委托同村熟人帮忙接收补偿金,因此会出现一个账户名对应多个权属人的情况。

但当记者指出,有的账户所有人表示与权属人根本不认识时,潘保泉则表示,可能因为有些村民联系不上,因此镇里将补偿金打入村委会的账户,再由村委会发给村民。

关于村民反映的个人账户并非村民本人办理的问题,潘保泉认为,“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因为必须得拿身份证去银行才能开设账户。”潘保泉最后表示,对于管塘村账目的真实情况,林业站也并未做到全面核实,“主要依靠村委会提供。”

黄花镇财政所负责人卢政表示,财政所的主要任务,是依据林业站提供的账目来发放补偿金。至于是否对资金发放情况进行了跟踪监管,卢政并未给予回应。

卢政说,在2011年,管塘村的生态林补偿金是由黄花镇财政所下发,此后由于村民反映问题较多,在2012年,管塘村的补偿金由英德市财政局直接下发,直到2013年才再次由黄花镇财政所负责分配。

记者比较2011年与2013年的生态林补偿金账目发现,其内容有较大差别,2013年的账目中并无账户名重复出现的情形。不过尽管如此,管塘村一些村民仍然表示,在2013年并未收到补偿金。

卢政表示,黄花镇财政所在2013年成功发放补偿金的户数有199户,另有106户未发放成功,主要原因是有些村民的身份证号码有错误,有的存折账户被注销。

黄花镇镇长许神球表示,镇里肯定没有截留管塘村的生态林补偿金,由于此前管塘村村民多次到镇里反映补偿金问题,该镇也发现了管塘村委会在一些工作上存在问题,因此在几个月前已将村委会干部撤掉,管塘村重新选举了新一届村委会。许神球表示,目前英德市纪委已经就管塘村生态林补偿金问题进行调查,待调查结果出炉,该镇将向南方日报进行反馈。

??记者手记

惠民政策不落实

惠民意义难显现

作为全国林业大省和南方重点集体林区,广东省自1999年开始在全国率先实施生态公益林效益补偿制度。这项制度推行13年来,硕果累累。广东省实际使用中央和省财政补偿资金超过80亿元,全省2/3的农业人口、560万户农户因此受益,而受益农户的补偿标准还在逐年提升。

应该说,生态林补偿制度是一项真正利民且深得民心的惠民制度,它不仅为广东省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构筑起“绿色屏障”,还巩固了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成果,让农户得到了实惠。众多生态林保护区的农户们,对这项制度可谓是翘首以盼。

但是不必讳言的是,在推行生态林补偿制度的过程当中,一些基层部门的操作流程并不规范。补偿金发放程序缺乏透明度,资金监管程序缺乏执行力,部门之间缺乏配合度与约束力,以上种种,造成了本应归属农户的补偿金并未真正发放到位,让一些农民心生怨言。尤其是在粤东西北地区,大量农民外出务工,无暇顾及补偿金的发放细节,基层部门在执行方面也容易出现不规范的现象。

惠民制度不能执行到位,惠民政策不能落到实处,惠民的意义便无从显现。对于惠及全省数千万人的生态林补偿制度而言,更是需要一线执行部门各负其责、照规行事,将惠民政策真正落实。与此同时,对于执行过程中的不规范操作,甚至是截留、骗取补偿金的违法之举,上级部门也需要加大监管、问责和处罚的力度。

南方日报记者对话惠州7月7日成功解救被劫持男童民警

打印本页责编: 江华


相关新闻:


图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