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刀哥”张卫星:我有信心夺刀救小孩

2014-07-09 20:09     来源: 南方日报

摘要: 7月7日13时13分,惠州汽车站附近一条百米小巷内,7岁男童刚从劫匪10公分的刀刃下脱险——2秒前,便衣刑警张卫星朝劫匪飞身一扑,锁喉、扼腕;2秒后,几十名警察从巷口两头持枪、拿钢叉,迅速包抄。在这场发生在惠城闹市区历时不足1个小时的人质解救行动中,惠州警方未发一弹不见一刃,在刀口下与时间比赛“抢”下男童。在行动之前,这里如何开展紧张的谋篇布局?在“出手”前一刻,警匪之间什么样的博弈?飞扑之时,民警又如何祭出制敌一招?南方日报记者7月8日重回案发现场,面对面对话救人民警,还原惊魂一小时

“夺刀哥”张卫星:我有信心夺刀救小孩

 

 

7月7日13时13分,惠州汽车站附近一条百米小巷内,7岁男童刚从劫匪10公分的刀刃下脱险——2秒前,便衣刑警张卫星朝劫匪飞身一扑,锁喉、扼腕;2秒后,几十名警察从巷口两头持枪、拿钢叉,迅速包抄。

在这场发生在惠城闹市区历时不足1个小时的人质解救行动中,惠州警方未发一弹不见一刃,在刀口下与时间比赛“抢”下男童。

在行动之前,这里如何开展紧张的谋篇布局?在“出手”前一刻,警匪之间什么样的博弈?飞扑之时,民警又如何祭出制敌一招?南方日报记者7月8日重回案发现场,面对面对话救人民警,还原惊魂一小时。

●南方日报记者 赵琦玉 通讯员 曾斌戈 何福龙 发自惠州策划统筹 陈捷生

12:20 布阵  兵不血刃是上策

12时20分,当惠州市惠城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长李伟明接到警报时,他的盒饭还没来得及吃。

“惠城区鹅岭南路连惠宾馆旁小巷内文身店老板的7岁男童被劫持了,劫匪手中有刀。”

带着6中队长张卫星、3中队长李斌以及另外两名刑警,李伟明赶到了现场,与往常大多数行动一般,5人都穿着便服。

和李伟明几乎同时赶到的,还有穿着制服,拿着步枪、钢叉、盾牌全副武装的武警和特警;狙击手也已到位。他们并没有第一时间进入文身店,而是在巷口开始布局、议定方案。

24岁的惠城水口男子钟某因不满文身店老板手艺,索赔3万元,未果。看到一旁玩耍的老板儿子,正和老板大声争吵的钟某突然亮出一把弹簧刀,架在其脖子上,索要加码也加至5万元。

南方日报:到了现场之后,第一感觉是什么?

李伟明:案发小巷只有50米左右,出了两个巷口,即是惠城区的闹市区,不远处即是人流密集的惠州汽车站,现场很复杂,处置难度也大。最主要是我们对劫匪的心理动机难以准确把握,我们甚至将他是否吸过毒也考虑在内。我们的目标是要保证人质的安全,如果人质出事了,我们的处置就是失败的。在了解劫匪目的“我就是要钱”之后,我们放弃单纯谈判的做法。

南方日报:转向了别的行动策略?

李伟明:对。我们要首先确保劫匪情绪的稳定。特警、民警以及着装民警,我们都安排在巷口两端,不让劫匪发现任何“警力”,防止他产生对抗情绪。而为了让现场看起来很“正常”,我们并没有刻意清场,需要过往巷子的民众我们也没有拦阻,只是提醒他们不要接近铺面,这样一种常态的假象,让劫匪的警惕性也降低了。同时便衣民警冒充家属、路人分别进入巷口了解劫匪状态、现场情况。

南方日报:警方准备了几套预案?

李伟明:主要根据地形制定了3个方案。我们在档口两边“埋伏”了两名便衣民警,人质拿了钱一出档口立刻救下小孩缉拿劫匪;万一时机不成熟,那么在巷子内两边,我们也布下了数十便衣民警,乘机采取行动;如果出了巷子口,情况就会复杂许多了——巷口压了武装的重兵,行动一下子就暴露了,双方就会形成对峙的局面,而即便狙击手已经到位,但是在闹市中狙敌风险还是太大。

你在明我在暗、兵不血刃是上策;出动武器“硬碰硬”是下策,万不得已时才采取;即便是“硬碰硬”,我们还是坚持让便衣民警先上。

13:02 行动 男孩脖子上架着刀

巷口外在紧张布局,巷子内的情况也在发生着变化。

劫匪提出“要3万元”现金的要求,男童父亲一面让妻子去取钱,一面跪倒店门口,苦求劫匪放了儿子。此时,和男童父亲一起的,还有单膝跪着的、便装冒充男童亲属的惠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谢达文。李伟明走进了巷子——按照劫匪要求,他用黑色袋装着现金,递给了谢达文,谢达文转给了男童父亲。

但是劫匪再提要求:3万元不够,要5万元!谢达文以筹钱之名离开,回到巷口后,他立即向张卫星和李斌模拟劫匪店内情形——方案计划,由他们充当“尖刀”,埋伏在店门外两边,锁定劫匪。

借送钱的名义,张卫星和李斌在13时11分跟随谢达文,第一次走进了巷子。

南方日报:当时心里有底吗?

张卫星:本来打算带枪的,但六四式手枪太惹眼,我们最后什么都没带,刀也没带。按照计划,我守住店面的右边,李斌守住左边,劫匪往哪边走,我们哪边动手。我盯防的位置需要路过案发店面,走过去的时候,我用眼瞟了几眼:店面只有4米乘1米左右大小,男孩在劫匪身前,脖子上架着劫匪的刀,刀刃10公分左右,类似于弹簧刀。男孩没有哭,应该是吓坏了。我假装平常路人继续往前走,然后闪进了隔壁的麻辣烫店。

南方日报:有约定行动时机吗?

李斌:没有,随机应变。大概11分的时候,谢达文又蹲下和劫匪谈,大概过了一分钟后,剩余的钱筹齐了,由便衣民警送进来,男童父亲按照劫匪要求将钱扔进店里。后来,我们才知道,男童家人银行卡里也没钱了,其中一万元是民警当下凑齐的。

张卫星:钱齐后,我们就听到劫匪和男童父亲的对话。男童父亲哀求劫匪:5万块来了,钱来了,好走了;劫匪提要求,要一部的士;男童父亲告诉他:这里是巷子,哪里拦得到的士。

我看到男童父亲往后退,我心里想,劫匪要出来了,时机到了。

13:13 出手 要把他搞倒就好

 

劫匪左手牵着男童、右手抓着一袋子钱和刀,走出巷口,东张西望。刹那间,劫匪已被穿着桃红色T恤衫的张卫星扑倒在地,几十名民警也从两个巷口瞬间冲出,重重围住了劫匪。

即便民警救人的这一全过程被路边的摄像头清晰拍下,南方日报记者也是在连续看了五六次视频回放加慢放之后,才能清楚描述那短短的数秒钟发生了什么。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操作视频回放的民警也忍不住感叹。

南方日报:当时是如何判断“可以出手了!”

张卫星:男童父亲一往后退,我也赶紧退回麻辣烫店里。劫匪张望了一会儿,就往我这边走。当我看到劫匪的时候,他还没有看到我,我确定,他的那把刀并没有在孩子脖子上,拿刀的右手还抓着钱。我确认伤不了小孩子,他稍稍一转身,我就扑出去了。

我当时想,既然他右手拿着刀,那么如果我把他往左边甩,刀可能会刺伤左手的男孩,我就用左手臂箍住他的喉咙,往右边一扭,孩子就甩开了。确认孩子已经脱离了,我继续盯着他手里的刀。他的刀还握着,我就把他压倒,右手扣死他的右手,刀就动不得了。可能不到2秒,其他的民警全部冲过来,团团围住劫匪。

南方日报:不担心刀会伤到自己?

张卫星:我们事先了解到他不是惯犯。如果当时刀在小孩脖子上,我绝对不敢贸然行动。我心想,我只要把他搞倒就好,没想刀会伤到自己的事。我有信心可以夺下刀救下小孩。

劫匪比较激动,扬言“出去”后还要找文身店老板“算账”。他说,今年5月28日,劫匪来到男童父亲的文身店文身后,劫匪觉得文身很不顺眼,就跑去医院激光祛除,花了2000元,只祛掉了黑色的一层,红色和黑色两层还留着,医生告诉他,完全去掉文身起码要做10次手术。劫匪找到男童父亲让他赔钱,男童父亲不答应。7月7日,他又再次到文身店里“讲数”,要价3万元。

13:14 解救 动中备勤机制给力

从接警到成功救下男童,全程不到一个小时。当记者问救人民警,是如何做到又快又准时,他们说,靠的还是平时的工作积累。39岁的张卫星从警18年,43岁的李斌从警25年,他们直言,“干刑警这一行一年到头经常要抓歹徒——有时一个礼拜要抓一两次、一个月抓七八次,实践经验多。”

惠城区副区长、惠城公安分局局长陈宇浩说,素质过硬的民警和好的机制确保了此次行动的圆满完成。

南方日报:民警告诉我,有现场民众看到男童被成功救出来后,鼓掌叫好。

陈宇浩:这次处置看得出来,我们的民警素质很过硬,动中备勤机制很给力。

今年5月29日,分布在市中心区的8个动中备勤点正式启用,由特警、武警、派出所民警组成的动中备勤组正式开展街面武装巡逻。我们结合市中心区社会治安现状,将治安相对复杂的火车北站等8个地点列为武装巡逻重点,并设立了8个动中备勤点,在每个备勤点配置1个动中备勤组,主要对市中心区发生的暴力恐怖案(事)件进行快速处置,并随时接受市局指挥中心的调警指令。

为提升街面管事率,市局还为每个动中备勤组配置了24名警力(以特警、武警、派出所民警为主)、1部流动警务车、2辆武装处突车和相应的警务装备、武器,备勤组民警采取“静态驻勤、动态巡逻”相结合的勤务模式,白天分两班在备勤点周边200米范围开展滚动式武装巡逻,晚上在本单位机动备勤,有效遏制、震慑了街头暴力恐怖犯罪的发生。

南方日报:对出警处突的时间是否有要求?

陈宇浩:武装巡逻过程中,一旦遇有群众报警或突发性事件,8个动中备勤组将直接接受市局指挥中心“点对点”指挥,快速反应,在周边200米范围内2分钟内赶到现场处置,以最快的速度、最有效的处置措施确保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打印本页责编: 江华


相关新闻:


图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