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老社长丁希凌反驳地委书记 南方日报力挺联产承包制
2009-10-19 10:12   南方日报
 

南方日报老社长丁希凌(左二)在顺德农民家中访问。资料图片

从1972年起,“三八式”老革命丁希凌同志走上南方日报党委书记、总编辑和社长的岗位。当人们叫他官衔时,他总是更正道:“报社是不兴以职务相称的,就叫我老丁好了。”在他的感染下,南方报社形成了一种亲切融洽的社风,并一直保持了下来。

力排众议办《南方周末》

“他为南方日报找了永久的家。”也曾担任南方日报社长的刘陶同志说,“在南方日报工作的14个春秋里,老丁为报社做出了许多贡献,对以后的南方日报发展奠定了一个极好的基础。报社自从建立到老丁在此工作的时候,一直没有自己的家,办报环境不安定。老丁力排众议,在被视为偏僻的郊外菜地上(如今的广州大道),为报社找到了一个永久的家,现在这里成了广州最旺的地头。大家都佩服他那精确的创业眼光。

没有丁希凌,就没有《南方周末》,他是创办《南方周末》的首要功臣。这是他的另一大功劳。1983年,老丁提出要创办《南方周末》,以弥补机关报的不足。但这一提议遇到一些人的质疑,认为这样的子报会影响正报,导致力量的偏移。再加上当时正在“清除精神污染”,这种另类报容易出问题。老丁却认为,高文化口味的周末报是新闻改革的一种尝试,是新生事物,应大胆探索。他坚定地力排众议,终于使该报于1984年正式创刊。他为该报奠定了基调:在形式上,是南方日报的增刊;在内容上,是南方日报的补充。当年,《南方周末》犹如一叶扁舟,历经20多年的报业沧海竞渡之后,今天已成为一艘风帆正劲的大船。

眼光敏锐报道改革新现象

文革时期,老丁下过牛栏,后来又回到新闻战线。1979年改革开放初期,时任南方日报社长的老丁,就大胆地抓报纸的改革,努力使机关报适应改革开放的步伐。

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他更加坚定了这一目标———“报纸要念经济建设的经”,要将经济报道放在突出显要的位置上,使报纸从阶级斗争的工具转变成为经济建设服务。

老丁有着较准确的政治眼光,对一些敏感问题该抓就抓到底。当年关于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的争议很大,就连许多地委书记也不接受。一次省委开会,有地委书记指责南方日报办报方向有问题。丁希凌当场冷静回击。后来,省委介入,指出南方日报没有错。而老丁以前当过县委书记,熟悉农村和农业,十分理解联产承包责任制对农民、对农业的意义,于是努力顶住来自多方面的压力,坚定地推动南方日报进行这一重大政策的宣传。最后事实也证明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可行性,终于得以全面进行推行。后来南方日报又在国企承包制的报道上不遗余力,一些先行者成为本报的宣传典型。

“批评性的报道是反腐斗争的一种形式。”老丁很重视批评报道,在省委的支持下,南方日报反不正之风的报道做得有声有色有效果,既有头版头条重头稿,又有“南海潮”等一事一议的小栏目,使批评报道的形式大小由之。有段时间,沿海走私贩私猖獗,他亲自带队赴海丰采访,进行了深刻的报道,受到了当时省委主要领导的多次直接表扬。

文革时期,老丁下过牛栏,后来又回到新闻战线。1979年改革开放初期,时任南方日报社长的老丁,就大胆地抓报纸的改革,努力使机关报适应改革开放的步伐。

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他更加坚定了这一目标———“报纸要念经济建设的经”,要将经济报道放在突出显要的位置上,使报纸从阶级斗争的工具转变成为经济建设服务。

老丁有着较准确的政治眼光,对一些敏感问题该抓就抓到底。当年关于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的争议很大,就连许多地委书记也不接受。一次省委开会,有地委书记指责南方日报办报方向有问题。丁希凌当场冷静回击。后来,省委介入,指出南方日报没有错。而老丁以前当过县委书记,熟悉农村和农业,十分理解联产承包责任制对农民、对农业的意义,于是努力顶住来自多方面的压力,坚定地推动南方日报进行这一重大政策的宣传。最后事实也证明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可行性,终于得以全面进行推行。后来南方日报又在国企承包制的报道上不遗余力,一些先行者成为本报的宣传典型。

  “批评性的报道是反腐斗争的一种形式。”老丁很重视批评报道,在省委的支持下,南方日报反不正之风的报道做得有声有色有效果,既有头版头条重头稿,又有“南海潮”等一事一议的小栏目,使批评报道的形式大小由之。有段时间,沿海走私贩私猖獗,他亲自带队赴海丰采访,进行了深刻的报道,受到了当时省委主要领导的多次直接表扬。

出国带回的外汇全上交

老丁身上闪烁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优秀品质,一直是报社后人取之不尽的精神财富。

老丁被大家称为“焦裕禄”、“工作狂”,不抽烟不喝酒不玩乐,每天不停地工作、工作,甚至在上下班的途中都一边走路一边看报纸。他个人的日常生活可以说是低标准,报社实行奖金待遇的时候,他长时间不去领取,连多次出国带回来的外汇也都交给公家。他的日常饮食多是馒头、咸菜和小米粥。

他平易近人的风范更是有口皆碑的。在报社上下,他几乎认识每一位同事,见到记者会谈起看到他哪一篇稿件,这尤其令新同志深受鼓舞。

与他一起出过差的同志都记得一个令人感动的细节:老丁早上和中午总比别人早起床,然后为每位同事打好洗脸水(在当时的招待所,房间没有洗漱设备)。有人笑老丁“都这么大的官了,还去帮小辈们干这些粗活。”

老丁心胸坦荡,对于采编人员既亲切和悦,又要求很严。他有时也会批评部下,但决不会把“问题”挂在“账”上,更不会给别人“穿小鞋”。

“老将卸甲,犹恋沙场”,从南方日报社长位子上退下来后,他心里仍然装着报社的事业,碰到报社的同志总是要聊几句。遇到大事难事,老丁也乐于为报社出谋划策。他总是以一个老报社人自居自励,先报社之忧而忧,后报社之乐而乐。

如今的老丁虽已离我们而去九个年头,但在我们南方报人的眼中,老丁鲜明的形象永远不会褪色。

丁希凌同志简历

1918年出生在河南永城县,1938年投身抗日救亡运动,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4年后先后在永城、夏邑等县任县委宣传部部长和县委书记等职。1951年起,他先后担任河南日报总编辑,羊城晚报党委书记、社长。从1972年进入南方日报,历任报社党委书记、总编辑和社长,直到1986年辞去社长职务。他还曾兼任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席。2000年3月,丁希凌同志因病不幸逝世。

  本报记者林亚茗

  实习生肖瑾怡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会员注册 | 读者俱乐部 | 广告服务 | 友情连接
Copyright© 2009 Nf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
南方日报新媒体部制作 南方报网 版权所有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ICP经营许可证号:粤B2-200502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