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更贴近:每篇热点报道都震撼心灵
2009-04-21 11:38   南方日报
 

暗访地下沙河粉:“南方热线”关注民生

□韩浩

影响

追踪地下沙河粉,并与执法部门配合查封了两家地下沙河粉厂,这是本报南方热线工作室在去年改版之初推出的一组比较成功的暗访系列报道。

这组系列报道以触目惊心的事实开始,以理性冷静的思考结束,体现了本报心向高度、深度的独特策划意识。报道推出后不久,广州市有关部门开始了全面规范沙河粉生产、销售环节的专项整治工作,制定了《广州市河粉技术规范》,全面取缔无证照粉厂,正规沙河粉厂也因此看到希望,跃跃欲试准备重振沙河粉威名。市民们都能吃上卫生放心的沙河粉,是比报道成功更让记者们高兴的事。

幕后

去年8月初,恰逢本报改版之际,南方热线接到一位读者的电话投诉,称广州市同和路附近有一家地下沙河粉厂,卫生状况极差,产量却很大,供应广州市内的多个市场。接到报料后,本报区域新闻中心领导决定抓住这条线索倾力采访,作为改版后献给读者的重点报道之一。

问题是电话报来的线索并未提供这家沙河粉厂的详细地址。本报记者韩浩、梁文祥、顾大炜多次到同和路一带暗访,费尽周折终于打探到了这家地下粉厂的确切位置。于是,记者以批发沙河粉的名义进入该厂,观察到该厂糟糕的卫生情况,通过与工人闲谈了解到该厂生产和管理的程序,并使用了暗拍相机拍照取证。

了解到该厂的基本情况后,心里有了底,下一步就是追踪这家工厂的送货线路。8月4日报社为暗访专门派出一辆面包车,下午1点钟就在地下工厂的厂门附近找了一块地方隐蔽起来,热线工作室的几名记者在车内耐心地守候。到了下午3点钟,该厂的两辆送货车果然出动了。本报暗访车跟上了其中的一辆,没想到这辆车并没有向广州市区驶去,而是向从化方向行驶,而且车上好像也没有什么货,暗访车跟了一段,觉得难有什么收获,只好放弃。头一天的跟踪并不成功。

第二天下午,我们又来到同一地点守候。这一次为避免出现前一天的状况,我们事先派出一名记者再次进入该厂探察,确认该厂的货车确实已装上刚刚生产的米粉准备送货。暗访车再次跟上其中一辆货车,这次货车向广州市内驶去,由于路窄人多,我们的车几次差一点儿跟丢目标。好在最后还是看到送米粉的车在市内一家菜市场门口停了下来,车上的工人将几筐米粉交给市场内卖米粉的小贩。记者们躲在暗访车内看到了整个送货过程,并拍了照片。暗访成功!

2002年8月6日,本报全新改版的当天推出了对这家地下沙河粉厂的暗访报道,立即引起了广州市民的广泛反响。

我们并没有停留在单纯揭露问题的层面上,第二天,本报又就此报道发表评论,提出了正规沙河粉厂家如何占领市场的问题,深化了报道主题。

报道不仅引发了市民的关注,也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广州市技术监督局、工商局、卫生局等部门立即行动,在本报记者的配合下,对同和路这家地下粉厂以及另一家地下沙河粉厂同时进行了查封。

应该说报道至此已相当圆满,但我们想到沙河粉作为广州的名牌小吃,现在居然被肮脏混乱的地下粉厂占领了市场,这里面一定有深层次的问题。于是我们邀请了有关专家进行讨论,最后得出了名牌食品信用缺失,为保障食品安全政府应加强监管,支付必要成本的结论。从社会管理及人文关怀的角度解读社会新闻,使这篇后续报道具有了与众不同的气质。

荒岛救游客:灾害报道创新尝试

□张建明

影响

“荒岛救游客”的报道,去年刊出时适逢南方日报改版不久,到现在差不多过去一年了。参加营救的边防官兵和被救的游客后来的情况怎样了?近日,几位当事人与记者通过电话叙旧,感慨良多。

骆伟强(营救行动总指挥,原阳江边防支队政委,现已调任广州边防指挥学校任部门负责人):事情过去差不多一年,我也从阳江回到广州工作,但“荒岛救人”惊险、动人的一幕幕,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里。游客脱险了,营救成功了,这是南方日报的功劳,而对我们边防部队来说,是责无旁贷。从报道的角度评价,我认为这是一个很漂亮、很成功的报道,体现了边防官兵视人民生命财产高于一切的风采,也体现了南方日报记者强烈的社会责任感、新闻敏感和不畏艰险的敬业精神。非常感谢张建明、段功伟和严亮3位记者。到现在我都记得很清楚,我们的船艇顶着暴风巨浪往岛上驶去时,段功伟晕浪很严重,但他还是以坚强的毅力坚持着;任务圆满完成后,我看到段功伟又变得很开心,有说有笑。

报道一出来,反响真是大,我接到很多朋友和陌生人的电话,有赞扬和慰问的,有询问几位游客情况的,有表示关切之情的。通过这件事和这次报道,我们真切地体会到了“高度决定影响力”的真正含义。

周英雄(广州神州数码公司管理人员):这件事真是可遇不可求,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我每次回过头看都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南方日报的舆论影响力、号召力太大了,没有这样的影响力、号召力,没有阳江边防官兵的及时营救,我们就麻烦了。脱险回到广州后,我特别留意各种报刊、广播、电视对“黄蜂”热带风暴的报道,我发现还是南方日报的报道显得最抢眼。这个最抢眼,就是因为南方日报独家成功策划和报道了这次以人为本的营救行动,这是其它媒体没有的东西,是一次很有意义的创新。另外,南方日报这组报道贴近现实、贴近生活,给人亲切的感觉,而不是高高在上的。我们被营救的这几个人,都把当时的《南方日报》珍藏了起来。

蒋艳(广州神州数码公司员工):你们是救命恩人啊。当初被困荒岛时,大家打了很多电话向外界联系求助,但风急浪大,求救没门,真的有些绝望。大家觉得生死未卜,就坐在一起讲自己最难忘的事,讲从来没跟别人讲过的恋爱经历,还许下了许多有幸活下去就要达到的愿望。真是没想到,在你们和边防部队官兵的帮助下,我们成功脱离险境,活着回到了广州。我很开心地告诉你们,我们10个人那时候许下的愿望,大部分都实现了!找南方日报,我们找对了,这是我们的幸运。非常感谢你们,衷心希望南方日报以后越办越好,并请你转达我们对边防官兵的真挚问候,我也忘不了他们。

时至今日,很多同事、同学和朋友见到我,仍然会提起“荒岛救游客” 这件事和这次报道,就仿佛它是一个品牌、一个标志。

一些同行和读者这样告诉我们:在去年8月21日所有有关“黄蜂”热带风暴的新闻报道中,南方日报“荒岛救游客”的报道显得最引人注目和最有新意。

如果评价属实,我认为应该是与我们当时有意而为、灵活应变的策划及采写思路息息相关。

幕后

这一报道是怎么产生的呢?事情的经过如此——

去年8月19日,作为驻阳江记者,我正准备等待“黄蜂”热带风暴的到来。中午接到同事段功伟从广州打来的电话,说有10名在阳江海域南鹏岛旅游的游客因风暴突然来临,被困荒岛无法返回,粮尽援绝,拖下去可能危及生命。他们打电话给各方面求救,但都没有得到回应。建议我打“110”向当地报告。

通完电话,我正想给当地“110”报警。但转念一想:现在阳江海面所有船只都到港口、内河避风,海上确实非常危险,要顶着10级大风出海,船只和营救人员的安全都存在很大危险,这样的营救实在不现实。我又想:营救游客,最好找边防部队。这个念头使我兴奋,于是,我打通了阳江边防支队政委骆伟强的电话,告知这一事件,并讲了自己的设想。骆政委听后深表关切,也赞同我的想法。他说现在还无法出海,要密切关注风暴发展,再敲定行动方案。

当我把最新进展告诉段功伟后,他便与摄影记者严亮于当晚9时多赶到阳江。

晚上10时多,骆政委不顾一天的劳累,过来和我们碰头,商量营救方案。根据海上风浪的变化情况,骆政委提议第二天早上尽早出发营救,这样安全比较有保障。段功伟认为能早则早,深夜出动最好。“黄蜂”19日晚8时40分登陆,登陆后数小时内正是海上风浪最大的时候,边防艇为安全起见,第二天早上待机出动,也确非托辞。思虑片刻,我提议灵活处理,深夜上艇,待命出动,拉开营救行动的序幕。这立即得到了大家赞同。当晚零时,我们就和骆政委及参谋长一起到了艇上准备出击。第二天早上5时多出发,8时多将10名游客接回了阳东县东平渔港。在风浪中航行,我们经受了严峻的考验,巨浪常常打得边防艇摇摆不定,段功伟因为连续赶路和工作太辛苦,晕得很厉害。严亮好一些,很快克服晕浪,又精神百倍地拍照片了。最终我们找到了被困3天、情绪低落的10位游客,他们见到救援队伍,一片欢呼,喜出望外。我们圆满完成了营救和采访任务。

探究非典病原:不唯上只唯实

□段功伟

影响

关于非典病原是否为衣原体的争论,是抗击非典斗争中一起非常著名的事件。在争论中,广东专家尊重科学,实事求是,为降低病死率、提高治愈率作出重要贡献。这起争论,在学术科研上非常有意义,它表明科学与政治有联系,但更有不同。南方日报在众多媒体中第一次如实报道广东专家的观点,既鼓舞了广东专家的士气,也显示出作为媒体所具有的巨大职业勇气。

幕后

整个采写过程是这样的。非典疫情发生后,所有人都想知道其病原究竟是什么。2月18日下午,国家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突然宣布非典的病原是衣原体,接着新华社发出通稿,当晚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也进行了报道。

消息传来,记者非常“被动”。因为自非典疫情发生以来,关于疫情本身的新闻,除了病原体是什么外,都报道得七七八八了。所有媒体的记者都将眼睛睁得大大的,目标锁定病原体新闻的发布。报社和部门的领导也多次交代我,要盯紧病原体这一重大新闻。我们不停地向省卫生厅等部门询问,均得不到肯定答复。记者们都在焦急中等待。没想到,就在这时,突然迸出这么一条大新闻,而此前记者竟一无所知。这对于一名记者来说,是非常难以接受的。

我是2月18日傍晚知道这一消息的。我的第一感觉是省卫生厅“不够意思”,病原体确定了也不事先通知记者。我当即“气势汹汹”地找有关人员“讨说法”,没想到对方也很委屈,一再强调这是国家疾控中心发布的消息。

在此之前,我听一些专家讲过,他们已经排除了衣原体感染是病原的可能。而且就在这一天,记者在南方医院采访获悉,该院作为典型死亡病例尸检指定医院,进行的首例尸检已初步确定是病毒性肺炎。

怎么结论又回到了起点上?我就打电话赶紧找了几位广东专家,听他们的意见。没想到,他们在电话里都非常激动,说病原绝不可能是衣原体。我很兴奋,就赶紧问为什么?

我进一步采访了解到,几乎所有广东专家都反对衣原体是非典病原体的结论,其中包括钟南山院士。他认为,国家疾控中心仅凭两例尸检报告并不能完全说明在广东发生的非典型肺炎都是由衣原体引起的,因为如果是衣原体,那么为什么在临床治疗中采取了抗衣原体的药都没有效果呢?他指出,应该科学地说,相当一部分病例不是由衣原体引起的。

我还了解到,省卫生厅当天下午就召集广东专家研究国家疾控中心的结论。专家们的意见可想而知,不过为了慎重起见,决定在今后的治疗中适当增加使用抗衣原体的药物。

一个问题摆在了我们面前:是同上面保持一致,还是实事求是地报道广东专家的意见?我将了解到的情况向报社和部门领导汇报。

我们最后确定,两方意见都反映。前半段报道国家疾控中心的结论,后半段报道广东专家怎么说。为了避免太刺眼,给人双方观点打架的印象,决定将该稿放在第三版。

报道出来后,还是有一定的压力,但是受到了广东专家的称赞。他们说报道敢说真话,令人鼓舞。其实,这时候,广东的专家也有很大压力,因为你反对衣原体结论,但又拿不出准确答案,万一治疗效果不理想,后果将不堪设想。他们迫切需要有人为他们鼓气。南方日报又一次在关键时刻承担起了这一任务。事实证明,广东专家没有错。正因为广东专家实事求是,才创造了全球最低的非典病死率。

事后,病原体结论一步步扭正。4月16日,世界卫生组织负责传染病的执行干事戴维·海曼宣布,经过全球科研人员的通力合作,终于正式确认冠状病毒的一个变种是引起非典型肺炎的病原体。4月21日,人民日报详细披露了广东专家与国家疾控中心意见不一致的事实及争议的经过。

斜塘村搬迁:咱们媒体力量大

□段功伟

影响

一个关于穷村盼望搬迁的报道,极大地放大了媒体的力量,帮助该村实现了搬迁梦想。时任广东省委书记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专门作出批示,要求全社会都来关心困难群众。这个报道,就是去年本报推出的“斜塘村搬迁记”。

幕后

斜塘村是阳山县江英镇的一个自然村,一共有7户人家,全姓李。该村的历史大概超过100年,家谱共有115人(包括嫁过来的媳妇)。这115人中,有20多人不到40岁就死了。死因主要为胃病、肾病、癌症以及难产等等。由于人口不断早亡,几十年中还有4户人家绝了代,全村人口几乎没有增加,到记者报道时只有36人。

村里人以为风水不好,就想到搬迁。1992年,他们集体搬到附近一个地方,但不久就死了3个人,于是又集体搬回。大家还认为是祖上积德不够,命该早亡。于是,家里谁得了病,治不好死了,也就认了。几十年就这样一晃过去了。

就在他们听天由命之际,由团省委、省卫生厅、省药监局和本报等单位联合组织的“健康直通车”开到了这里。经检查,发现村民饮用水不符合卫生标准,铁、锰、耗氮量、氨氮、亚硝酸盐等含量全部超标。该村地势低洼,环境阴湿,遇上发大水,全村都要浸水。

记者与“健康直通车”组委会商量,决定想办法帮助斜塘村搬迁。去年4月15日,本报在一版显著位置报道了斜塘村民贫病交加、盼望搬迁的情况。当天一大早,阳山县委书记谢土新就率扶贫办、卫生局等有关部门的负责人来到斜塘村现场办公,敲定了有关搬迁事宜。

深圳金威啤酒有限公司董事长、著名词作家叶旭全看了本报4月15日的报道后,当晚就和公司班子成员达成了帮助斜塘村搬迁的共识。次日班子成员开会决定先赞助10万元,启动新村建设。此后,金威多次捐款捐物,前后达20多万元。

在金威公司的带动下,在本报报道的推动下,搬迁斜塘村得到了当地党政和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

团省委作为“健康直通车”行动组委会成员之一,决定出资5万元,发动青年志愿者为村民修建一条广东青年志愿者路,用实际行动支持搬迁。

清远市委常委黄礼华、副市长冯家政等多次深入斜塘村了解情况,指导新村工程建设。清远团市委多方筹集资金、物品,并拨出经费2万元,为每户村民安装电视接收天线。阳山县委书记谢土新多次现场考察,并拨给新村经费9万元。

经各方捐助,新村工程建设款共筹集到43万元。在精心选择的地方,一座新村拔地而起:占地3000多平方米,一共8栋小楼,7户人家一家一栋,另一栋做文化活动室。新村全部按省文明新村的标准建设。

2002年9月19日,农历八月十三,村民们集体搬入新村。再过两天,他们在新村里迎来了月亮最圆的中秋节。

实现搬迁梦,村民万分激动,给省领导写了一封感谢信并表示要奋发自强,早日摆脱贫困,走上富裕道路。时任广东省委书记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在信上批示,要求全社会都来关心困难群众。

本报对斜塘村的帮助没有止步。在帮助斜塘村搬迁的过程中,记者了解到该村有一个14岁的小孩名叫李义发,肾炎非常严重,发病时,脸肿得像个馒头。“健康直通车”组委会非常重视,当即与南方医院取得联系,于去年12月29日将李义发接到南方医院治疗,现在李义发早已痊愈出院。

搬入新村后,村民们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干劲十足。今年种菜16亩(往年只种五六亩),经济收入1.6万元,差不多是往年的3倍。村里有6个人出去打工,而往年出去打工的几乎没有(除了去年有两个人被深圳金威招去做工),平均每人每月的收入也有500元。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会员注册 | 读者俱乐部 | 广告服务 | 友情连接
Copyright© 2009 Nf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
南方日报新媒体部制作 南方报网 版权所有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ICP经营许可证号:粤B2-200502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