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心歌一曲唱给你
2009-10-21 16:50   南方报网—南方日报
 

  郭光豹

  一曲心歌,心歌一曲,从我灵泉滥觞汩汩流出,诉述着半个多世纪以来我和《南方日报》风雨同行的故事。

  许多年以前,报纸特别是省级大报副刊版面上的作品,严格质量把关,编辑除挑选精品以飨读者外,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培养当地的业余作者,南方日报这点做得很棒。我先是作为业余作者后是专业作家,在这方面尝到了足够的甜头……

  记得1978年,在我蒙冤漫漫黑夜长路行将走尽望到晨曦的当儿,南方日报记者陆梦羊在潮汕地区采风,听到我和郭蔷当年那段爱情和婚姻的传闻,立即采访了我,记得整整谈了一天,而后南方日报的文艺副刊上便发表了一篇题为《从一个爱情的故事说开去》的文艺随笔,一石掀起千重浪,在社会上产生了轰动效应。不久,我平反冤案重穿军装回广州军区政治部做新闻工作,当时,工作很称心,只是郭蔷的工作安排遇到困难,省劳动厅认为她在汕头市招的是二轻集体工,现在愿意接收的单位是一个省局级单位,其职工都属国营全民工,再三研究这个坎始终过不了。后来劳动厅的一位科长林吉孝,看了全部资料后,忽然发现这个郭蔷就是陆梦羊文章中的那个郭蔷,便将报纸上那篇文章剪出来,放在资料里面送领导再讨论,结果,领导决定特殊处理,从接收单位自然减员的指标中解决。一晃郭蔷已退休有年了,这件事令我至今还难以释怀,想不到一篇文章对一个人改变命运竟起到如此关键的作用。

  还是那一年,我平反不久,有感于自己对党的忠诚和行为准则,自信“明珠哪有土里埋”的这一句诗词,在更阑人静之时,思绪万千,记起了在汕头市委工作其间,曾经随刘斌书记到铸钢厂蹲点看到轧钢的情景,遂取材于真实生活,写了一首《轧钢》的诗:“炉膛,通红火海/钢水,奔腾澎湃/风呼海啸热腾腾/铸成钢锭一块块/一般长,一般粗/一般高,一般矮/合格的,从严格的轧孔里穿过来/报废的,甩到一旁被淘汰/革命哟,多像这座大熔炉/风里火里炼,严酷斗争中识好坏”。此诗在《南方日报》副刊发表后,不胫而走,在认识我的读者中风传不息,不少战友打来电话祝贺,并奔走相告:“郭光豹平反啰”!

  ……“整整十年了,红的总是红,白的总是白,和尚打伞的日子过去了”!一首短诗,竟然释放出如此巨大的力量。

  1980年冬,全国公审林彪、“四人帮”反革命集团案,我结合被政治迫害判刑劳改而后回乡务农艰难岁月的亲身感受,抓住三代妇女的悲惨镜头:老奶奶瘫痪在床,老母亲双目失明,前妻受株连以致精神失常的典型环境下的三种典型性格,写成《田园小诗》三首:“一对铜锈镯”、“针儿”、“冬夜”,及时发给南方日报,编辑李钟声及时编发了。一时之间,引起强烈效应,后来这组诗被诗界认为是我的“代表作”,被选进《中国新文学大系》(诗卷)和许多诗选本。有评家说:“这三首诗可以说是诗人十年创作的高峰,是新时期广东诗园中产生的‘大树式’的作品。”南方日报发表这三首诗不仅让我凭着好风的借力,向文学殿堂继续迈步,直到由业余作家转为专业作家,使我在沐浴荣耀的同时,也给南方日报的副刊版面洒下一缕缕灿烂。

  还在上世纪70年代末,我回广州军区工作不久,当时报社文艺部两位青年编辑李钟声和谢望新便采访了我,我和他俩谈了三个日日夜夜,他们终于写出了一篇(约四五万字)长篇报告文学《落难诗人的爱情》,在全国多家报章杂志上发表,这是一颗“响弹”,它的“冲击波”和“光辐射”颤震着当时的诗坛,从此,令我戴上“落难诗人”的桂冠。这件事,如果放在今天,电视电脑的上镜率和点击率肯定会形成高峰。文章发表后,正遇上军区政治部要派人到劳改场宣读平反决定以消除负面影响,我记得这两位作者也跟着我和工作人员一起参加了。谈起这段往事,我久久不能忘怀南方日报文艺部这些帮助过我的朋友们。

  让下列这些名字:虞丹、关振东、李钟声、谢望新,以及稍后的陈志红、陆北威、李贺、陈美华、姚玳玫和陆梦羊……和我这篇回忆文章,一起储藏在60年历史的宝匣里。

  (作者系著名诗人、作家)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会员注册 | 读者俱乐部 | 广告服务 | 友情连接
Copyright© 2009 Nf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
南方日报新媒体部制作 南方报网 版权所有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ICP经营许可证号:粤B2-200502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