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一次闯教育禁区的尝试
2009-04-18 11:03   南方日报
 

 

1955年春夏间,本报推出龙首乡典型,批判黄秀珍思想,对推动全省抗旱起了很大作用。 资料图片

□何继宁

1961年下半年,政文部派我到湛江地区做机动记者,打破了采访范围的限制,政法、文化、教育、社会等新闻均纳入了我的视野。

在与湛江一中教师的座谈中了解到,该校五年一贯制的一年级和二年级,原来都开设了图画和音乐课。但在实践中,这两科的教学时间却经常被别的科目或其它活动所占用。因此,图画、音乐老师形容他们所教科目是可有可无的“让路科”,有人甚至提出干脆取消这些科目算了。

表面看来,这是对省教育厅制定的教学大纲执行不够全面、教学安排有所偏废的问题,但实际上是教育思想有偏颇,只强调知识的直接灌输和政治口号的推动作用,忽视潜移默化、陶冶情操对学生全面发展的作用。我在采访中还了解到许多学生的美学知识贫乏,不会看五线谱,不会写美术字,一些学生还存在“三脏”现象:手脚有脏泥、随地吐脏痰、说话有脏言——用今天的语言来说就是缺乏文明。于是我下决心予以报道。

从什么角度提出问题好呢?如果光从课程安排上做文章,就事论事,似乎太过专业化;提到执行党的教育方针不力的高度,又不是很有把握。因为我知道,党的教育方针是使学生在德育、智育、体育方面全面发展,并没有提出美育问题。于是我把执行省教育厅的教学大纲作为切入口,联系到教育思想的片面性—— 忽视美学教育来加以展开和深化,写出了《中等学校应该重视美学教育——从湛江一中看忽视美学教育所带来的不良后果》一文。

稿子写好后,报社很快发表了,还加了“编者的话”,指出:发表这篇报道 “仅是把问题提了出来”,“希望有关人士发表意见,议论一番”。

报道发表的翌日,华南师范学院的教授根据教育学和心理学的原理,论述了美育和德育、智育的关系,以及进行美育的途径和方法等问题。这好比从理论的高度对我的报道加上点睛之笔。

从1961年12月23日到1962年1月11日,编辑部共收到来信、来稿40多篇,报社用专栏的形式刊登了部分信稿。

我的这篇报道和随后的讨论,无疑闯了“教育禁区”。因为在那个特定的年代,这个话题极易被视为鼓吹资产阶级的教育思想。在报上就这个敏感的问题开展讨论,很快引来了有关领导机关的批评。讨论没能深入开展下去,20天后便终止了。本报于1962年1月12日,刊登省教育厅负责人对本报记者的谈话,作为美育问题讨论的结束语。

教育厅负责人首先对有些学校存在忽视美育的现象承担了责任,同时指出美育是作为一种教育的手段,所以没有特别把美育与德育、智育、体育平行提出来,而要求把美育跟德育、智育、体育联系起来,同时在德育、智育、体育中体现美的精神。可以认为,这是为本报开展美育的讨论打了个圆场。

对于本报开展美育讨论的消息,一些省市报纸也作了介绍,有些报章还就美育问题进行连续报道。由此引来对本报是美育问题大讨论“始作俑者”的指责。

美育究竟是不是资产阶级教育的专利?无产阶级的学校要不要美育?直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拨乱反正后才有了答案。1988年3月25日,李鹏总理在七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各级各类学校要努力使学生在德、智、体、美各方面都得到发展”。这无疑是给本报关于美育的报道和讨论作出了结论。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会员注册 | 读者俱乐部 | 广告服务 | 友情连接
Copyright© 2009 Nf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
南方日报新媒体部制作 南方报网 版权所有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ICP经营许可证号:粤B2-200502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