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黄秀珍对群众疾苦漠不关心
2009-04-18 11:01   南方日报
 

■作者:本报记者 丁辛人

■发表日期:1955年3月25日

■背景

响应陶铸同志“报纸要加强批评,要敢于与一些违法乱纪和各种落后倾向作斗争”的指示,南方日报确定了开展批评工作的指导方针,并结合1955年春夏间广东出现的严重的春旱和春荒,不失时机地推出了这篇批评报道。

省委机关报发表长篇文章,批评一个乡的工作组组长漠不关心群众疾苦,震动之大,时至今日我们依然能够强烈感受到。

内容摘要

阳江县第二区沙岗乡因为去年遭受旱灾,粮食作物歉收,1月底就出现了历史性的春荒。2月初,已有个别农民靠吃椰菜过日子。同时,春旱又威胁着农民抢种早熟作物和开耕。情况不能说不严重。这些情况,负责领导该乡的工作组组长、第二区民主妇女联合会主任黄秀珍(共产党员)是不应该不知道的。但是,对这些情况,黄秀珍是怎样认识的呢?她说:“沙岗乡地瘠民贫,向来收成不好,年年都闹春荒。农民本来就不够吃,有什么相干呀!”“农民没有吃,卖些衣物换米是平常事。”更不可容忍的是:当她知道贫农陈文筹把孩子卖给别人时,竟然说:“陈文筹死了老婆,孩子多。他喜欢卖,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黄秀珍对生产度荒究竟做了些什么工作?她从来没有到过农民家里问一问,了解了解情况;在沙岗乡3个月,她从来没有到过田间看看农民怎样生产。1月底到2月,是抢种早熟作物的季节。阳江县委会一再指示要积极领导农民抢种早熟作物,以缩短荒期。但是,全乡到2月22日前仅种了35亩,另种了310亩金瓜。尽管黄秀珍自己在计划上写了270亩,但这似乎是无须兑现的。因为她的逻辑是:会已开过了,计划也订过了,但群众落后,发动不起来;天又不下雨,有什么办法呢?这样,就可以有“理由”不用管了。而事实上,去年抗旱时,农民本来挖了六十多个水池,现在十二个仍然有水,只要好好地加以利用,继续扩大挖深,估计每天所出泉水还可以用来抢种十多亩早熟作物。但是这些水源却白白被丢弃了。

自然,说黄秀珍一点事情不干,也是不“公平”的。比如,她曾经在会上布置该乡第一农业生产合作社13个社员给当地的粮仓加工米和加工统糠。“布置” 以后,她就心安理得地坐在家里,满以为度荒问题已经解决了。但是,该社半个月内获得383200元(旧币,下同)加工费,都被用去买饲料喂183只鹅,没有借给社员度荒。而这些鹅呢,据3月初统计,在70天内生了106只蛋,卖得426000元,却吃了126万元的饲料。对这样的亏本经营,黄秀珍也毫不知道。在春荒严重的时候,她负责发放过一笔救济款。这笔款是怎样发放的呢?用的是平均主义的方法,把100万元分配给77户。贫农陈继棉口粮没有问题,也领了13000元,结果他拿去买了山草。

在对群众漠不关心的黄秀珍“领导”之下,沙岗乡人民群众的疾苦当然得不到解决而逐日加深。

孙国英/整理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会员注册 | 读者俱乐部 | 广告服务 | 友情连接
Copyright© 2009 Nf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
南方日报新媒体部制作 南方报网 版权所有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ICP经营许可证号:粤B2-200502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