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网首页  |  南方播报-直播-微访谈  |  南方问政-南方舆情-南方民间智库  |  政经要闻-要闻时局-深读-评论-财富-文化  |  全媒体-南方网视- 南方视觉 -数字报-手机报-客户端
“撤资”是一个笑话" 今天是我的一个反击 希望成为一个有价值的国民
content-1 content-2 content-3 content-4 content-5

首富不易做,对于华人首富来说,更是如此。 一场“撤资”风波让李嘉诚和他的商业帝国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但在风暴最中心,85岁的李嘉诚一如既往地保持着他独有的冷静。 位于香港中环的长江集团中心顶层70楼,李嘉诚接受南方报业传媒采访,这是多年来他罕有地面对中文媒体。李超人没有高处不胜寒的感觉,整个采访过程中他的谦和与坦诚令人印象深刻,以至于让人似乎忘记了采访的主题,而对他这个人及其为何成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那么,李嘉诚究竟如何“加”和“乘”,成就了今天的巨大成功?透过这一个个细节,我们或许可以找到答案。

14:30,门打开,85岁的李嘉诚满面笑容地走进来,步子很快,没有任何搀扶。他和每一个人握手,微微弯腰递上名片,微笑着,认真地看着每一个人,近乎多余地用带潮州音的普通话自我介绍:“李嘉诚”。李给每个人都发了一张名片,但轮到摄影师时,名片派完了。让人意外的是,采访进行到一半,李突然向远处的助手要了一张,补给了摄影师。他的举动是如此自然。

虽为华人首富,但李嘉诚却过着极为自律的清教徒般的生活。85岁的他至今保持着两个习惯:一是睡觉之前,一定要看书,非专业书籍,他会抓重点看,如果跟公司的专业有关,就算再难看,他也会把它看完;二是晚饭之后,一定要看十几二十分钟的英文电视,不仅要看,还要跟着大声说,因为“怕落伍”。关于工作习惯,最为著名的细节是李嘉诚的作息时间:不论几点睡觉,一定在清晨5点59分闹铃响后起床。随后,他听新闻,打一个半小时高尔夫,然后去办公室。妻子去世后他一直独身,家族关系也是香港豪门中最简单的。

他几乎从不生气,见到所有人,都是一副标准的笑脸。李嘉诚其实是个感情很丰富的人,但他与众不同之处在于,他很懂得控制自己的情感。1996年,李嘉诚的长子李泽钜被世纪大盗张子强绑架,对方单枪匹马到李家中,开口就要20亿,李当场同意,但表示“现金只有10亿,如果你要,我可以到银行给你提取”。李的镇静,连张子强都很意外。

“多年前的一个晚上,我辗转反侧,难以入寐,内心萦绕着很多问题。思潮起伏,结果直至凌晨,直到一个答案涌上心头,令我豁然开朗:我顿悟了把基金会视作我第三个儿子的道理”。李嘉诚基金会成立超过30年,他将三分之一的资产投入其中,至今已捐出145亿港元。他称,基金会八成捐款会用在大中华地区。对基金会的事务,他可以亲力亲为,甚至站台求人。

贵为首富却绝不奢华,低调俭朴,对人生已经参透。李鼻梁上的黑框眼镜,打从1972年长江实业上市记者会开始,就再也没有变过。手上的手表,也总是同一块。“我不求名,在内地捐款,拒绝所有的建筑物以我的名字命名,即使是汕大。我不惧怕死亡。假如死亡,我还可以是一盏灯,能够照着一条路,而且还留下有生命的基金会。如果真的要写墓志铭,我会选择一直支持我每天充满斗志的两句话:建立自我,追求无我。”

与周围造型夸张、个性十足的摩天大楼比起来,香港媒体习惯用长江集团中心的造型来形容李嘉诚的性格——低调而刚正。从塑胶花工厂开始创业的李以真诚和信用为根基,“讲信用,够朋友。这么多年来,差不多到今天为止,任何一个国家的人,任何一个省份的中国人,跟我做伙伴的,合作之后都能成为好朋友,从来没有一件事闹过不开心,这一点是我引以为荣的事。”

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李就一步一步走向世界,且屡战屡胜,几乎从无败绩。而今,李嘉诚的商业版图遍布全球52个国家。尊重所有人,是李嘉诚公司的核心文化,也是这么多年其能够驰骋全球的秘诀所在。一个可以佐证的事实是,在李嘉诚旗下公司,员工的离职率通常都非常低,多数员工都是跟着李打拼了数年的,这里当然也包括很多老外。

李对现金流高度在意。办公室摆放着一尊别人赠给李嘉诚的木质人像。这个中国旧时打扮的账房先生,手里本握有一杆玉制的秤,但因为担心被打碎,李嘉诚将玉秤收起来了。这个细节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李嘉诚是一个时刻注意风险的人。分散投资,控制风险:他多次表示,跨国投资以及投资多个领域,可以增强大公司的风险规避能力,惟有多元化的企业,才能成功地避开金融风暴的冲击。负债率。李嘉诚对这一指标的控制,近乎偏执。

李是个危机感很强的人,很善于学习。孤独是他最自然的常态“他会不断自己抛问题、自己回答。”至今每天还工作5天半,办公台桌椅两边是两台处于工作状态的电脑,页面闪烁的是集团股票的动态。旺盛的学习欲望,使李嘉诚能紧跟潮流。从1999年起,李嘉诚对全球电信业、IT业、生物制药等新兴产业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85岁,就不能爱科技吗?”

李嘉诚对细节很重视,对数字很敏感。李嘉诚基金会负责具体项目的罗慧芳女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们做的一个医疗方面的项目,李对每一个数据都很清楚。他甚至也会自己打电话去抽查,有一次,其中的一位患者接到一个香港打来的电话,对方开口就说“我是李嘉诚”,把他吓了一跳。“现在很多人只知道李先生是富豪,却忘记了他是做工厂出身的。”一位跟了李嘉诚十几年的下属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是解读李嘉诚的另一个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