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页面
找不到页面
找不到页面
首页  >  专题> 2013专题> 金交会> 走读金融业
[ 字号: ]    [ 打印 ]

严监管下的华尔街:淘金客出走 大银行复生

发布时间: 2013-06-14 10:00    来源: 南方日报    作者:


 

纽约俯瞰。谢梦 摄

 

金融(finance)源自拉丁语“finis”,其意义原本是“目标”,但次贷危机之后,“金融”则一度成为贪婪和风险的同义词。

耶鲁大学经济学教授罗伯特·希勒在《金融与好的社会》中,极力扭转经济危机后金融业在公众心中“万恶之源”的形象。他举出这么一个数字:次贷危机后的2010年,美国金融企业创造的产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9.1%,延续了长期的上升趋势;而半个多世纪以前的1948年,这个比例仅为2.3%。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因噎废食,非智者所为。次贷危机后,美国深刻反思金融体系的漏洞,并以法律的形式加以完善。对于在亚洲金融风暴中伤痕累累、却在本轮次贷危机中未受大影响的广东金融业,如何汲取教训,同时理顺金融监管和创新发展之间的关系?日前,南方日报记者深入纽约、华盛顿采访,探寻华尔街长盛不衰之道。

取经

深化金融监管反助经济快速复苏

金石之言

广东是中国最市场化的省份之一,建立有特色的区域银行,为中小企业提供服务,是加快经济发展一个非常重要的举措。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迈克尔·斯宾塞

一条街道,一场洪流。

华尔街,这条坐落于美国纽约金融区的全长仅有500多米、路面狭窄的小街上,云集着包括纽约证券交易所、联邦储备银行在内的众多金融机构,纽约从事金融业的职员中,有10万聚集在此……这里是全球资本的“大动脉”、国际金融市场的“神经中枢”。

繁华之下,暗流涌动。一方面,资本猎手纷纷逃离华尔街;另一方面,大银行在严监管下却起死回生。

华尔街精英出走纽泽西

如今,美国中下阶层民众掀起的“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声浪渐已散去,华尔街运转依旧。场内,纽交所数字跳动瞬息万变;街上,任何时间都拥堵不堪,警察忙着给停靠在路边的“不速之客”们开罚单。世界各地的游客围着象征地标的“铜牛”照相,祈祷手中的股票成为大牛股……

然而,随着“占领华尔街”声浪一同“撤出”这条街的还有一批曾经缔造了华尔街辉煌的人,著名财经作家、《乱世华尔街》的作者渔阳就是其中一位。

渔阳是少见的在华尔街游走多年的华人交易员,青年时代因一部热播剧《北京人在纽约》燃起了美国梦,北大数学系毕业后赴美,先后就职于赌场、高盛投行,成为顶级交易员,经历了美国经济的十年沉浮。金融危机后,他离开华尔街,在纽泽西转做对冲基金。

为什么要“撤”?渔阳透露,主要是金融危机之后,美国的金融监管工具执行得太严了!在新的法规下,可使用的杠杆比率从之前的30多倍压缩到今天的十几倍,这意味着华尔街银行的利润空间被压缩了大半。

就在记者于纽约走访的几天里,美国金融监管部门又向前走了一步。据悉,美国金融稳定监管委员会(Financial Stability Oversight Council)已经投票决定,提议让一批大型非银行金融公司接受更严格的政府监管,意在降低这些机构一旦问题缠身时对市场的风险。

虽然金融精英们叫苦连天,但也有人为从严的监管政策叫好。

“只要监管不过度,就不会阻碍活力。”美国独立社区银行协会副主席特里·乔德向记者表示,在2010年美国通过了控制华尔街滥用权力问题的消费者法案,这一法案虽然限制了华尔街的权力,但是对修复危机后的金融秩序和民众的信心还是有必要的。

美国先于欧洲走上经济复苏路

公平,对任何人都有好处。和体育比赛一样,参与商业竞争的人同样希望有裁判监督规则的执行。

2010年,奥巴马签署了金融监管改革法案。这份名为《多德弗兰克—华尔街改革与消费者保护法》的金融监管法案旨在弥补监管空缺,也被誉为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以来美国金融监管史上最为瞩目的改革方案。

为了让消费者“不为华尔街的错误买单”,美国此番改革明确将终止对大银行的救助。若一家大型金融机构应该倒闭,新法案提供了在不危害经济的情况下,当局剥离该机构的能力。新法案中最受民众关注的是政府对于保护消费者利益所做出的新规定:成立一个独立的消费金融保护机构(CFPA),保护消费者和投资者不受金融系统中不公平和欺诈行为损害。

这个法案还同时促成了一些监管机构反思过往的缺位,重整河山。譬如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ederal Deposit Insurance Corp.,简称FDIC),陆续接管和关闭一系列问题银行,通过为存款提供保险、检查和监督金融机构,重建美国金融体系的稳定性和公众信心。

耐人寻味的是,对华尔街大银行的重重捆绑反而让它们起死回生。在次贷危机期间,股价下跌95%、一度濒临破产危机的花旗银行,如今已经扬眉吐气,今年一季度盈利数据同比大增30%,而近一年来的股价涨幅已经接近翻番,股价已经高达50美元。华尔街的分析师们告诉记者,花旗比以前小了很多,但因为强调其核心业务,在管理上更有效率。

虽然从紧的政策让华尔街的日子不那么好过,但却让老百姓吃了定心丸,几年下来,效果已经显而易见:虽然是次贷危机的肇始地,但美国却领先欧洲走上了经济复苏之路。今年以来,代表美国经济晴雨表的道琼斯指数迭创新高,而其成分股的营业收入和利润也大大好于2007年的巅峰时期。

结束语

带着金融梦 丈量大世界

至此,《金融梦 行天下·走读国际金融中心》的报道已收官。回顾半个月前,我们带着新奇的视角、求知的渴望,踌躇满志地奔赴世界各地,用脚步和笔触为读者带回国际金融中心的成长秘笈和他们如今最热切的期盼。

向先进的经济体学习经验,为广东金融发展贡献点滴智慧。于年轻的我们而言是机会,更是挑战。或许我们的观察还不够细致,分析不够精当,但是我们尽力去接触全球顶尖金融学者、金融机构高管和政府要员,走进纽约、伦敦、新加坡的大街小巷,寻求金融发展的真经。

一平方英里的伦敦金融城,如何能为英国贡献4%的GDP?我们如饥似渴般汲取伦敦金融城的经验,期待广州员村国际金融城能成为撬动广东经济新一轮腾飞的杠杆。

小而精的社区银行成为美国后金融危机时代经济的基石,严格的金融监管扶大厦之将倾。走在华尔街街头,我们深刻感悟到,金融市场的长治久安不是虚幻的数字,而是客户的长久信任。美国用金融危机的教训和重振给我们上了这一课。

亚洲金融中心翘楚新加坡,5月正式启动人民币清算服务,力求巩固其人民币离岸中心的地位。新加坡政府政策灵活应变,监管程序规范透明,值得广东好好借鉴。助力香港发展人民币离岸市场,成为粤港进一步深化合作和广东金融强省建设的关键一环……

取经的路上,再次体现南方报人特别能打硬仗的精神。我们分赴世界各地,只身游走于全球顶尖金融机构,攻克专访嘉宾;为提问更专业,我们顶着时差的困倦彻夜修改提纲;我们字斟句酌只为将金融术语的苦涩难懂化为熟悉亲切的家长里短……

安娜·伯纳赛克在《一体化的经济学》中指出:“正直的人通过提高经济运转的效率创造财富。”而我们通过无数次硬仗的打磨来提升报纸的品质。辛劳背后,一路的汲取和思考让我们的职业素养有了新的飞跃,这比一切都值得。

金融梦,是强省梦,也是中国梦的一部分。我们相信,金融之光会让南粤大地更加繁荣,广州和深圳将借助人民币国际化快速崛起于金融中心之林,我们的生活也终将因金融而更加美好。

建言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迈克尔·斯宾塞呼吁广东建立特色区域银行

张弛有度

放开有序

管得太死,无法发挥金融的活力,管得太松,将有孽生金融危机的风险。对于曾经在亚洲金融危机后浴火重生的广东金融业而言,一张一弛之道,更需细细思量。

“中国的国情与美国不一样,但打造健全的金融监管体系值得借鉴,出台完备法规并且严格执行,这是金融业长治久安的前提。”世界银行高级经济学家曾智华笃定地表示。他建言,中国的金融行业需要自律性的非政府机构或行业协会。政府可以通过这样的专业性的协会搭起一座连接民间机构的桥梁,吸取行业意见,实现更为有效的监管。

中国如何进一步深化金融监管?在华盛顿,记者也询问了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迈克尔·斯宾塞的意见。斯宾塞建议中国应加紧应对全球流动性泛滥,加入全球金融系统监管规则的制定,“在世界金融领域取得令人信服的话语权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中国会在世界安全系统和银行监管方面成为主要的规则制定者。”

对于在新的监管环境下广东金融业如何发展的问题,斯宾塞如此回答:广东是中国最市场化的省份之一,建立有特色的区域银行,为中小企业提供服务,是加快经济发展一个非常重要的举措。“你们越早建立(区域银行)越好,长期而言这对金融市场也是非常重要的。”斯宾塞说。

“回顾金融危机爆发始末,给广东乃至全国的一大教训就是国际短期资本流动过于频繁,资产价格虚高。”中信银行国际金融市场专家刘维明指出,广东作为中国经济开放的桥头堡,对外贸易繁盛,在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之中,跨境资本流动更为频繁,跨境资本套利的现象也更为突出。刘维明表示,在行业一片“放开监管”的呼声中,政府也该理性地思考,哪些领域该开放,哪些领域还不宜“超前”开放。“如对跨境资本的监管如今还是需要加强,以消除虚假贸易带来的资本套利的负面影响,反映经济运行的真实情况,这也有利于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

对金融机构保持严格高标准监管,与创建更加具有活力的金融体系并不矛盾,稳健的金融系统反而为创新提供更加坚实的基础。一个新颖的观点是,好的金融创新反而有利于控制风险。

在毗邻世界银行的国际金融中心(IFC)华盛顿总部,宏观经济部负责人Martin告诉记者,IFC就利用相应金融产品减低外汇风险;同时,金融创新产品可补充现有银行系统的不足,例如社区银行的发展就可以补充现有金融架构上的短缺,让老百姓充分享受金融带来的便利。

创新并不意味着只是让民众购买新的金融产品,让服务变得廉价和高效同样值得欢迎。Martin表示,安全的IT系统、快捷的培训、手机银行等等,都是好的金融创新。

对于中国金融市场放开是快还是慢的争议,曾智华认为,全面开放和竞争的美国金融市场是全面竞争市场,中国当前全面放开竞争是不可能的。他建议,可以在一两个城市中先试点放开市场竞争,比如改革开放的先行地广东和其他一些沿海城市;或者在具体某些领域如小额贷款方面率先放开,使其充分竞争。如果试点成功则可以将试点的经验逐渐推广。

■相关链接

争做民间金融家

百克金条等你拿

值第二届广州金交会即将开幕之际,南方日报联合广发证券推出“寻找金点子”主题活动。如果你对广东金融发展有好点子,请于6月17日前发至goldidea2013@126.com(限500字),并留下联系方式。

活动设大奖1名(奖品为百克金条),二等奖3名(奖品为10克金条),三等奖10名(奖品为100克银条),奖品将在6月23日颁发。

本期“寻找金点子”推荐主题——珠三角金改方案获批已经一年,但除了前海动作频频之外,同为“金融特区”的南沙和横琴却步履维艰。如何把浮在天上的政策变成突破金融改革深水区的冲锋舟?欢迎贡献好点子,百克金条等你拿。

●南方日报特派记者 谢梦

发自华盛顿、纽约

后方联动记者 贾肖明

实习生 欧阳江岱 李颖浩

总策划:张东明

总指挥:王垂林 孙爱群

总统筹:郭亦乐 郎国华

统 筹:贾肖明 金强

执 行:黄倩蔚 林鑫 张迪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网友最近网络问政的领导

找不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