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页面
找不到页面
找不到页面
首页  >  专题> 2013专题> 金交会> 走读金融业
[ 字号: ]    [ 打印 ]

打造两小时金融圈 港穗深为“币”再结义

发布时间: 2013-06-14 10:02    来源: 南方日报    作者:


 

诸多国际著名金融机构在中环落户,国际资本在这里风云际会。丁雯 高国辉 摄

 

从香港九龙流光溢彩的星光大道往西南望去,穿过维多利亚湾,一片片高楼大厦摩肩接踵,这就是香港的心脏地带——中环。

汇丰银行、友邦保险、花旗银行、中国银行、香港联交所……国际著名金融机构几乎都在中环“安营扎寨”,一个个惊天动地的财富故事也在此间不断上演。

如今,随着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提速,这块世界上最贵的土地与内地尤其是广东的联系变得愈加紧密。目前,香港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离岸人民币业务中心,并对进一步的政策翘首以盼。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通过离岸市场间的合作互补,促进整个地区经济、金融一体化,无疑有助于实现合作共赢。

这边厢,广东三大金融创新平台——前海、横琴、南沙“闻机起舞”,粤港澳之间的金融合作与交流日趋频繁,跨境人民币贷款已经在前海迈出第一步。如何同香港澳门携手并进,无疑是广东金融棋局落子的重中之重。

本版撰文:

南方日报特派记者 高国辉 丁雯 香港、澳门报道 后方联动记者 贾肖明 实习生 欧阳江岱

取经

香港力保人民币离岸中心“一哥”地位

占地约1.57平方公里的中环,以全香港0.1%的面积创造了超过这个城市17%的GDP,其中,一半以上来自金融业,同时也集中了全港13%的就业人口。

中环令人眼花缭乱的高楼大厦的背后,来自全球的各路资本暗涌潜流,敏锐地捕捉各种机会。一个崭新的机遇正让金融精英们摩拳擦掌,这就是人民币国际化。记者在香港金融机构走访时发现,“人民币”无疑是最为高频的词汇。

人民币业务国际化自2009年开展以来,在内地支持下,香港离岸人民币市场发展迅速,已成为境外最重要的离岸人民币中心。面对新加坡的步步紧逼,香港为稳固人民币离岸业务中心“一哥”的地位,祭出杀招,务必要取得离岸人民币的定价权。

人民币国际化风生水起

财资市场公会将原定于6月推出的“人民币香港银行同业拆息定价”提前在5月下旬推出。5月28日,渣打银行宣布完成首宗为香港企业客户以“人民币香港银行同业拆息定价”进行的利率掉期合约,此举将大大降低持有人民币的利率风险。

目前,香港离岸人民币银行同业市场和外汇市场已经初步成形,并逐渐趋向成熟。来自香港金管局的数据显示,香港离岸人民币外汇交易量居全球之首,每天的交易量达50亿美元。2012年经香港银行处理的人民币贸易结算交易逾2.6万亿元人民币,按年上升37%,占内地以人民币结算的跨境贸易总额九成以上。

“香港是内地企业走出去的窗口和平台,随着人民币不断升值,以及中央政府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在港先行先试,如跨境支付和现金管理等,越来越多的客户选择把现金管理集中在香港运作”,汇丰银行人民币业务发展亚太区主管何嘉仪向南方日报记者透露,目前60%的内地企业对外直接投资部分都借道香港。

如今,人民币在港可谓“乐不思蜀”。香港金管局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底,香港银行的人民币存款和存款证总额较2月底增加300多亿元人民币,总存款量超过8100亿元人民币。同时,香港人民币即时支付结算量显著增加,今年一季度,每日平均交易金额超过3400亿元人民币,是去年同期的1.6倍多。

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并从中受益,是香港不少金融机构的期待。据何嘉仪透露,汇丰上半年先后到英法美加和中东做路演,感受到外国企业对人民币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

“在香港,人民币已经不会被当作外币来看”,恒生银行执行董事、环球银行及资本市场业务主管冯孝忠称,随着境外的人民币需求不断增长,如跨境贸易结算等,现在香港的银行不担心人民币的回流问题了。

记者在港的采访经历也印证了上述观点。在一些快餐店,可以直接使用人民币买单,汇率几乎与市场价同步。大部分商场和超市都可以直接刷内地的银联卡,按照即时汇率转换后的人民币金额扣款。

人才丰富是金融发展关键因素

150多年前,香港仍是荒芜之地,时至今日,香港以弹丸之地成就世界金融中心,无愧于“东方明珠”的美誉。

友邦保险集团首席投资总监朱泰和认为,香港能成为世界级金融中心,首先是因为它是一个全球资本自由流通的金融市场,又集结了完备的市场参与群体,比如银行、保险、证券、基金、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资讯公司、后台支持服务等;其次,香港的法律健全,监管透明度高,与全球金融体系接轨,对资本供应者、使用者和中介机构的权责保护有力。

令朱泰和印象深刻的还有香港金融监管的架构,每一次重大方案的出台,监管机构都会邀请相关政府部门、行业协会、市场参与者等一起研究商讨。“如果单从监管者的角度推出政策的话,可能对行业并不适用,要么可能监管过紧,要么可能监管过松,只有集思广益,才能因地制宜。”

“微观层面的自我管理也很重要。”朱泰和说,在香港,绝大部分金融机构都有自己的一套内控规则配合政府的宏观监管目标,两方面结合起来,市场运行就会比较健康稳定。

而在冯孝忠看来,历史总是垂青于香港。上世纪70年代香港股票市场兴起,为投行、商业银行带来了机会。先是英国银行进驻香港,其后法国、德国等国家的金融机构尾随而来。“到了上世纪90年代中期,亚洲四小龙腾飞,内地企业纷纷来香港上市。2009年人民币国际化启动,香港又乘势而上。”

正所谓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冯孝忠认为,人才丰富是香港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关键因素。“上世纪80年代,英美金融机构的高管习惯了香港的语言和生活环境,很多金融机构到亚洲的第一站就是香港。后来亚洲经济起飞,又有不少人才到香港掘金。到了上世纪90年代,内地商机涌现,但‘海归’们觉得最具吸引力的城市还是香港。”

香港中文大学客席副教授黄元山就是这样的典型代表。他曾就读芝加哥大学、耶鲁大学,先后供职于雷曼兄弟、瑞银、苏格兰皇家银行等,金融危机后回到香港,如今从事金融顾问、经济分析、私募股权等方面的工作。毫无疑问,人民币国际化成为了他目前研究的主要课题。

“现在比较主流的看法是人民币国际化的过程要循序渐进,在国内金融系统如利率、汇率、金融市场等改革的同时,慢慢打开资本账户,这样人民币国际化就会更加自然,而不是拔苗助长”,在黄元山看来,这一慢慢打开的市场,如同巨大的海底宝藏,将给金融机构和外贸企业不断带来惊喜。

记者手记

打好港澳牌:硬件硬上去 身段软下来

毗邻港澳被认为是广东赖以制胜的法宝之一,改革开放的历史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如今,在地理区位优势越来越被淡化的当下,广东如何继续打好“港澳牌”值得我们深思。

走在香港上环—中环—金钟一带,除了各种造型壮美的金融机构写字楼带来略显压抑的视觉冲击外,街道上车辆和行人的秩序井然也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这里,不同肤色的人种都遵循着同样的游戏规则。

其实,金融正是一种秩序、一种文化和一种理念。在采访过程中,无论是监管部门、金融机构高管和员工还是高校学者,无不以香港的成熟而自豪,也都对香港与大陆之间的联动满怀憧憬。

香港金融界的务实精神亦令人敬佩。在金管局的各种工作报告中,“金融基建”是出现频率最高的字眼之一。目前,香港建成了美元、欧元以及人民币等世界主要货币的即时支付结算系统,并互相连接。通过与他国的支付及债券系统的联网,香港能方便地处理跨境经济交易。

俗话说,酒香还怕巷子深。虽然香港颇负盛名,但特区政府仍极力向海外推介香港,不时“搭台唱戏”,吸引更多的国际性金融机构落户香港,香港金管局亦经常赴海外路演,向外国企业和金融机构介绍香港人民币一站式的服务。

如今,广州、深圳都要打造区域金融中心,东莞、佛山也摩拳擦掌,要在金融盛宴中分得一杯羹。但是从目前的进度来看,民间金融街、员村国际金融城、股权交易中心等硬件工程进展快,但优化金融生态的“软环境”仍有待改进,金融口的官员们求才若渴,但还未能如香港同仁们一般放软腰肢,“弯下身子”来广纳贤才。

罗马不是一天建起来的,在未来一段时间里,广东建设金融强省必须在做好硬件建设的同时,向香港看齐金融发展的软件,脚踏实地练好基本功。

数说

●2012年经香港银行处理的人民币贸易结算交易逾2.6万亿元人民币,按年上升37%,占内地以人民币结算的跨境贸易总额九成以上。

●截至今年3月底,香港银行的人民币存款和存款证总额较2月底增加300多亿元人民币,总存款量超过8100亿元人民币。

●香港人民币即时支付结算量显著增加,今年一季度,每日平均交易金额超过3400亿元人民币,是去年同期的1.6倍多。

建言

助港建离岸中心倒推粤转型升级

香港金融界热盼前海横琴南沙进一步细化政策

下午收市后,喝杯英式红茶,吃点港式点心,是不少香港金融人一天之中最惬意的时分。所以,港人将“dim sum bonds”(在港发行的人民币计价债券)直接音译为“点心债”,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如今,“点心债”正成为粤港金融合作的亮点之一。今年初,中国广东核电集团增额发行(reopen)的三年期点心债,以3.58%定价,共发行15亿元人民币,需求十分强劲,有超过40亿资金参与认购,而这一利率,也大大低于内地水平。

“从2小时金融圈的角度讲,广东无疑是我们的重中之重,这里集聚了我们在内地的大部分客户和业务。CEPA的实施让我们在广东的支行网络迅速发展,尤其是广州和深圳,”恒生银行执行董事冯孝忠说。

就在香港如火如荼建设人民币离岸中心之际,一线之隔的深圳前海探索资本项目对外开放和人民币国际化新路径也迈出了关键一步,其跨境人民币贷款业务试点于今年1月28日正式启动,当天即有15家香港银行与15家前海企业签订20亿元贷款项目。

同样,加快发展国际金融,是珠三角金融改革创新的亮点,也是广东金融改革有别于其他省份的最大特点。配合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助力香港发展人民币离岸市场,也是粤港进一步深化合作和广东金融强省建设的关键一环。

广东省副省长陈云贤曾在第二届岭南论坛上表示,广东将考虑推动人民币离岸业务在岸结算中心的设立,从而有效解决大量离岸人民币投资等去向问题。

“考虑到香港离岸人民币存量较多,是否可以考虑回到在岸投资、在岸贷款、在岸理财?或者说粤港之间的人民币离岸到在岸是否可以有资金拆借的市场?”陈云贤表示,如果这一步得到有效的推动,一方面解决了离岸人民币投资渠道较窄的问题,另一方面回流的人民币又可促进广东产业转型升级,真正将国际金融和粤港合作推向新的台阶。

“经过3年多的发展,人民币贸易结算和直接投资的渠道已基本开通,而跨境金融投资也通过RQFII等安排逐步开放”,香港金管局副总裁余伟文表示,经香港处理的人民币贸易结算中,超过两成是粤港之间的贸易结算交易。在融资方面,第一家在香港发行人民币债券的企业合和公路基建募集的资金,正是用于广东省的基建项目。

“展望未来,我们热切期盼更多粤港金融合作项目的推出”,余伟文如是说。

而潜台词正是,相比较香港,广东有点慢热了。机遇稍纵即逝,目前上海在培育在岸金融中心方面也是步步为营,目前人民币购售业务更是有80%以上都是通过上海的银行完成,上海已成为人民币跨境融通的另一重要“枢纽”。

人民币国际化事关粤港澳三地的发展福祉,必定需要三方紧密互动方有成效。当前粤港之间的人民币跨境贷款和在港发行点心债这两项业务可谓方兴未艾,广东必须牢牢占住人民币国际化桥头堡的位置,这也是广东经济发展新一轮腾飞必须抓住的新机遇。

采访过程中,香港金融界对前海、横琴、南沙进一步细化政策的热切期盼令人印象深刻,但除了前海小有动作外,横琴和南沙至今可说“默默无声”,甚至显得有些束手无策。如果不抓住历史机遇,南沙、横琴势必将缺席人民币国际化盛宴,而南沙“再造一个广州”和横琴打造离岸人民币在岸结算岛的美好愿望也有可能破灭。

金石之言

金融体系的改革和现代化就是金融软实力的建设,并不是盖几座高楼,买几台超级计算机就可以追近华尔街的。金融中心建设,光是有硬件是很不够的,它还需要有适合的法律和司法制度、稳健经营的金融机构、专业的市场参与者来配合,再加上强有力的监管系统才能有机会成功。

——香港金融管理局总裁陈德霖

总策划:张东明

总指挥:王垂林 孙爱群

总统筹:郭亦乐 郎国华

统 筹:贾肖明 金强

执 行:黄倩蔚 林鑫 张迪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网友最近网络问政的领导

找不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