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号文”已公开 孟浩海心沙前践诺剃胡子

陈建华:广州市政府准备在近期公开39号文39号文即将公开,追问仍需继续

  “39号文一天不公布,我就一天不刮胡子了!”2012年广东省两会上,孟浩再次吁请广州市公开“39号文”(指《印发城市建设投融资体制改革方案的通知》,穗府[2008]39号)。

“39号文”的主要内容是广州市2009年组建七个大型国有投融资集团的实施方案和保障措施。在实际操作中,“39号文”成了七大集团中不少企业回应公众质疑的“尚方宝剑”,2011年3月到5月,因为垃圾处理、花城广场建设、海心沙收费等问题,公众曾极力请求广州市公布“39号文”。

孟浩认为,2008年10月19日发出的“39号文”,是一份涉及广州未来的城市建设与发展规划,以及数以千百万计的广州人民未来“民生”与“福祉”的纲领性文件。但这样一份重大的文件,既没提请广州市人大审议,也从未以政府信息公开的形式让公众知悉。广州市凭一份从未公开的“39号文”组建七大投融资集团,没有遵循“公共利益优先”原则,更没有按照国家和广东省政府的有关规定进行公开与透明的招标,捂盖子只会使问题越来越严重。

追问

孟浩:“‘39号文’一天不公布,我就一天不刮胡子。”

承诺

广州市长陈建华:“我也算是对孟浩同志的一个承诺吧,我希望他今天这场发布会之后就将胡子刮了,我们在3月底之前向全社会公布。”
直播
专题:39号文与孟胡子

孟浩正在剃胡子

   

   孟浩今天践诺剃须

    编号为穗府[2008]39号的《印发城市建设投融资体制改革方案的通知》(以下简称“39号文”),在经历省政协常委孟浩、律师朱永平等马拉松式的追问后,昨日终于在广州市政府门户网站上正式公布。其中显示,在广州市城市建设投融资体制改革过程中,新组建的投融资集团获得了一系列的扶持措施,如对水投集团“考虑企业经营成本状况,适时提高自来水水价和污水处理收费标准”,同时,将年票制项目纳入交投集团资产托管范围等。

南方日报记者昨日了解到,目前,广州市政府有关部门正研究制定一系列鼓励社会资本进入城市基础设施领域的指引性政策文件,有望近期出台。

昨日,曾表示“‘39号文’一天不公布,我就一天不刮胡子”的孟浩昨日在微博上写道,自己将于今天上午9时半在海心沙公园门口进行公开剃须仪式。

《城市建设投融资体制改革方案》

穗府〔2008〕39号

组建投融资集团方案

1

交通投资集团公司

主要负责经营性交通项目的投融资、建设和运营管理,通过多种经营发展成为全市交通基础产业的大型龙头企业和上市公司。

2

水务投资集团公司

统筹中心城区供水、污水处理、河涌综合整治、滨水土地及其附属水利设施等涉水项目的投融资、建设和运营,并通过市场化运作发展成为以广州为中心的水务龙头企业。

3

地铁集团公司

将市地铁总公司整体转制为公司制企业,并通过设立股份公司上市,以及开展多种经营,筹集资金投入地铁新线建设,组建能实现“融资—建设—再融资”良性循环的地铁集团。

扶持措施:一是尽快审批成立股份公司推进上市工作;二是由地铁集团负责推进新线沿线地块和物业开发;三是将整个线网经营权长期授予股份公司;四是地铁集团尚未形成足够融资能力时,政府承担资金缺口的还本付息;五是为提高股份公司盈利能力和融资能力,由政府向股份公司注入其他优质资产。

4

广州发展集团燃气板块

将市煤气公司成建制划入发展集团,5至10年内使发展集团燃气板块成为以广州为中心,跨地区发展,拥有完善上下游产业链的国内大型燃气专营商和能源供应企业。

5

广日集团有限公司垃圾处理板块

按照“企业建设运营、政府购买服务”的模式,依托大型国有企业广日集团成立我市垃圾处理行业投资主体,由其负责全市(含10区2县级市)大型垃圾终端处理设施的投资和组织建设、运营,并通过发电收入和垃圾处理收费获得回报。市市容环卫局由目前直接负责项目建设转为进行行业监督管理。

扶持措施:由于垃圾填埋场无现金收益,垃圾焚烧发电厂售电收入也不能弥补建设运营成本,因此,政府向广日集团垃圾处理板块支付购买垃圾处理服务的费用,并确定市区统一的各类垃圾处理服务资费标准。据市市容环卫局按现行价格初步测算,2009至2020年,政府共需支付垃圾处理费61亿元,与同期政府直接投资模式相比减少28亿元。

6

城市建设投资集团公司

在市建投公司基础上组建城投集团,负责政府指定道路、特定区域开发、文化旅游、地下停车场及全市管线共同沟的投融资建设、运营管理和维护。

7

亚运城经营开发

通过亚运城的经营开发,回收亚运城和市属亚运场馆投入。

资料来源:广州市政府网站

“39号文”

讲什么

减轻财政投资压力

组建六投融资集团

“39号文”已出台4年多,这段时间里,广州市媒体和公众从未放弃对文件的探寻。除了孟浩“蓄须明志”要求政府公开“39号文”外,律师朱永平也曾差点因此把广州市政府告上法庭。

昨日公开的“39号文”全称为《印发城市建设投融资体制改革方案的通知》,主要内容为广州市政府扶持组建六大投融资集团,包括交通投资集团公司、水务投资集团公司、地铁集团公司、广州发展集团燃气板块、广日集团有限公司垃圾处理板块、城市建设投资集团公司,另外还有亚运城经营开发的内容。

为何要进行城市建设投融资体制改革,“39号文”的解释为“减轻财政投资压力”、“明确企业在城市建设中的投融资主体地位”、“创新城市建设投融资体制”等。

同时,“39号文”也呈现出上述投融资集团在组建初期的资产债务情况。

其中,交通投资集团公司预计至2008年12月,资产总额656.9亿元(含拟纳入年票制的东南西环和新光快速路一期),负债总额420.3亿元(含中心区交通项目世界银行贷款),净资产236.6亿元,资产负债率64%。

水务投资集团(以下简称“水投”)预计至2008年12月,涉水项目投入将达到164.8亿元,其中市财政投入72亿元,银行贷款和国债92.8亿元。现在看来,水投从组建开始便成了背负近百亿元债务的“负翁”。

地铁集团公司的“吸金”能力也很强。按有关规划,到2020年广州市总计开通565.4公里地铁,经初步测算,预计2008年至2015年间新线建设资金需求约1166亿元,加上期间各线运营期利息290亿元,合计总资金需求1456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39号文”还规定,在广州市土地开发中心下设地铁、水务、交通、城建等若干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土地储备分中心,负责相关地块的开发储备,投资主体受分中心委托,从事土地一级开发。

“39号文”

派利是

拟提水价扶持水投

城投获新资源注入

“39号文”给这些新组建的投融资集团“大派利是”,给予其一系列的扶持措施。

交通投资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交投集团”)得到的扶持是:考虑由交投集团参与新白云国际机场周边等功能区的开发建设;考虑分步移交,将年票制项目先纳入交投集团资产托管范围。在近期交投集团不具备年票制项目偿债能力情况下,由广州市协调贷款银行推迟还本年限,同时对年票收入还息缺口进行补贴。

水投集团拿到的扶持措施包括:市财政今后3年继续保持对涉水项目投入力度;在国家价格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借鉴兄弟城市的做法,考虑企业经营成本状况,适时提高自来水水价和污水处理收费标准;由水投集团开发白云湖周边及其他涉水项目沿线土地等。

城市建设投资集团公司则是将此前市建投公司的交通、水务、垃圾处理板块的资产债务移交后,获得新的资源注入。该公司除了负责电视观光塔、南越王博物馆、长洲岛等可纳入商业运营的文化旅游项目的开发建设与经营,还承担起珠江新城地下空间、海心沙公园等建设重任。

为了扶持亚运城经营开发,广州市政府将亚运城规划总建筑面积由原定的274万平方米调整至362万平方米,增加88万平方米。

“39号文”

助“垄断”

广日接手垃圾处理

政府支付服务费用

“39号文”受到“炮轰”最多的,莫过于将垃圾焚烧业务交由广日集团一事。

“39号文”对此定位:按照“企业建设运营、政府购买服务”的模式,依托大型国有企业广日集团成立广州垃圾处理行业投资主体,由其负责全市(含10区2县级市)大型垃圾终端处理设施的投资和组织建设、运营,并通过发电收入和垃圾处理收费获得回报。而当时的市容环卫局(日后并入广州市城管委)由直接负责项目建设转为进行行业监督管理。

根据上述定位,所有已建、在建和拟建的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的资产和债务,全部都移交广日集团。于是,市财政已投入垃圾处理项目的资金,均作为政府注入广日集团的资本金。上述资产债务转移后,预计到2008年底,广日集团资产总额26.6亿元(广日集团垃圾处理板块资本金按3亿元计),负债18亿元,资产负债率67.7%。

2015年之前,广日集团垃圾处理板块以银行项目贷款为主要融资模式,2015年至2020年期间,则主要通过上市直接融资和再融资方式筹集建设资金。预计到2020年,广日集团垃圾处理板块资产总额将达到110亿元,负债约60亿元左右,资产负债率下降到54.5%。

不过,“39号文”指出,由于垃圾填埋场无现金收益,垃圾焚烧发电厂售电收入也不能弥补建设运营成本,因此,政府向广日集团垃圾处理板块支付购买垃圾处理服务的费用,并确定市区统一的各类垃圾处理服务资费标准。据初步测算,2009年至2020年,政府共需支付垃圾处理费61亿元,与同期政府直接投资模式相比减少28亿元(最终价格由市物价局依法定程序审定)。

此外,已投入使用的兴丰生活垃圾卫生填埋场,在建的兴丰渗滤液扩容工程等项目,视项目具体情况逐步移交给广日集团接管。

南方日报记者 郑佳欣 黄少宏

■链接

“39号文”公开时间表

2008年10月,广州市人民政府印发“39号文”。

2011年5月,省政协常委孟浩对“39号文”在广州市政府官方网站上被“屏蔽”提出质疑。

2012年广东两会期间,“‘39号文’一天不公布,我就一天不刮胡子了!”孟浩提交“万言书”,建议公开“39号文”。

今年广东两会上,孟浩在政协即席发言抢唛,隔空向广州市市长陈建华喊话,希望尽快公布“39号文”。

今年1月23日,广州市市长陈建华在广州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的记者招待会上对孟浩“隔空回应”:涉及政府解决建设融资问题的“39号文”将于3月底向全社会公开。

昨日,“39号文”在广州市政府网站上公开。郑佳欣 黄少宏

孟浩就“39号文”公开接受南方日报记者专访:

“我给广州市政府打70分”

南方日报:文件如约在3月公开,您给广州市政府打多少分?

孟浩:我只打70分。这是一个态度分,我把球踢给他们,他们接了下来,这是一个进步,说明政府在往理性、开明的方向走。为什么要扣30分,这个政策本身不合理,也没有得到及时纠正,政府对公众的回应太慢,应该尽快、及早公布。陈建华市长在“两会”上公开作出回应,赢得了我个人对他的尊重。

南方日报:您为什么会选择在海心沙剃胡须?

孟浩:海心沙是广州的一个地标,最重要的是,“39号文”涉及到海心沙日后的运营问题。

南方日报:接下来,您还会怎么做?

孟浩:公开只是第一步,接下来我会重点关注文件的不合理之处。文件的“本”在哪里?第一个目标是减轻财政投资压力,没有从为市民提供更好的服务上去决策。国务院颁布的“新36条”,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到市政公用事业的建设,但“39号文”规定这一领域主要由国企经营,超越了国务院相关条例的精神、主张和原则。

南方日报:在这个过程中,您有没有受到一些压力?

孟浩:2011年5月,政府部门有一个正面回应,称“个别人在一些媒体和网络上对‘39号文’提出质疑”。“个别人”就是指我嘛,用这个称谓不妥。

南方日报:刮掉胡子,一定会很轻松吧?

孟浩:留胡子带着调侃、无奈、讽刺、挖苦的味道,也给生活带来不便。刮掉胡子后,我要赶紧去照相,办签证去美国看女儿。

南方日报记者 黄伟 张学斌

实习生 汤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