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页面
找不到页面
找不到页面
[ 字号: ]    [ 打印 ]

“安全”的安全谁说了算?

发布时间: 2013-01-11 14:19    来源: 南方日报 - 南网    作者: 叶丹


“国内的安全公司说你是病毒,你就会被杀掉,说你的软件不安全,你就会被卸载掉,用户完全没有知情权。而国外的安全企业,一般都会针对性地发布一个安全报告,向用户说明相关的举措的原因。”在半年前,网秦CEO林宇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曾经对国内安全领域缺乏说服力的问题,发表过自己的看法。

    时隔半年,林宇对国内安全领域缺乏相应说明报告的担心似乎瞬间变成了多余,就在一份来自被称为中科院信息工程所保密技术攻防重点实验室研究撰写的《个人隐私泄露风险的技术研究报告》刚刚闹得满城风雨之时,360携两份分别来自中国信息安全测评中心、工信部下属中国软件评测中心的对360安全浏览器的安全性能评测报告进行了公开发布。

    就在用户们都摸不着北的时候,国内网络安全组织——互联网威慑防御实验室(简称IDF)也在其官方微博公开发布了两份关于“360安全卫士窃取用户隐私”及“360安全浏览器暗藏后门”的检测报告,指出“360安全卫士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搜集用户软件操作信息并上传至服务器,随后删除信息搜集过程中产生的临时文件。用户取消‘加入云安全计划’亦不能阻止信息记录文件的上传。360安全浏览器安装路径中的ExtSmart-Wiz.dll文件可在用户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定时下载360远程服务器DLL文件并进行加载操作,且无该文件功能说明。”

    到底安全领域“安全”谁说了算?也许成为这一刻所有用户最想了解的问题。

    焦点1:

    “安全”定义市场说了算

    “目前没有明确规定由哪个具体的机构或者部门界定互联网的安全,而且这个边界也比较广。”据安全业界人士黄文刊介绍,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并没有具体的政府机构或者部门对互联网安全领域进行明确的界定和监管。“一般而言,国外的互联网安全企业会采取定期的安全报告的方式向用户公布互联网的安全状况,同时针对即时性的不安全因素,国外的互联网安全企业也会采取即时发布的方式,向用户说明新出现的互联网不安全因素的原因。”黄文刊表示,安全本来就是一个相对的定义,用户应该可以自由选择自己所需要的安全级别。“有的用户可能需要更多的互联网资讯的交流,其要求的安全等级可能会低一点,一些特殊人群如儿童等,他们对互联网的安全要求等级则可能会高一点。”

    “国外的互联网安全软件都是用户付费的,用户购买了安全服务,如果发现有软件并不能带来安全,用户随时可以不再购买转而购买其他品牌的安全产品,做得不好的互联网安全软件自然会被市场淘汰。”在国外从事软件行业工作的Eric认为互联网安全是一个针对每个用户量身定做的范畴,安全软件的安全与否本应该交给用户去决定。“国外的安全软件都是一些‘老字号’,就是因为靠良好的口碑生存下来的,如果被发现有不够安全的现象,市场自然会将其淘汰。”

    焦点2:

    “安全”盈利模式“不安全”

    “希望让安全回归到安全的本质。”腾讯CEO马化腾在今年的互联网大会上曾经向国内的互联网安全企业发出如此的呼吁。在IDF创始人万涛看来,国内安全企业所采取的盈利模式是导致了其安全的使命其实并“不安全”。“以360为例,其推出安全软件后采取免费的方式,可谓是颠覆了整个行业,也迅速占领的用户的桌面,但是它真正的盈利模式来自互联网流量的变现,在借助安全软件推出安全浏览器、搜索等的软件后,用户会发现被动地接收了很多推送的广告之类的,这就是这些软件获取用户浏览习惯后进行精准营销的一种方式。”据最新公布的第三季度财报显示,360的主要收入来自互联网广告,占据总收入近七成。

    “在国内的不少用户看来,可能宁愿选择免费,也不会选择较高级别的安全。”互联网分析人士方南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中国互联网安全领域的盈利模式和国外不同,这也是为什么国外的安全软件无一能够在国内生存的原因。但是对于中国的互联网用户而言,过上了免费的日子,几乎不可能再回到付费的时代,关键还是看安全软件厂商如何能够守好底线。”

    焦点3:

    “自律”比“安全”更安全

    “由于互联网安全软件非常特殊,它能够获得用户系统的控制权,所以更加需要这些厂商自律。”万涛认为,互联网安全企业在保护用户私隐等方面,自律意识很重要,另外让用户知情更重要。“360推出的《360用户隐私保护白皮书》就是一个很好的举措,但是不能说向用户承诺不搜集操作行为、或者用户关掉云计划了,但是软件实际还是在搜集,而且将搜集过程隐藏起来。互联网安全软件应该将有可能涉及的不安全现象知会用户,让用户作出选择。”

    《连线》(Wired)杂志创始主编凯文凯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对用户隐私安全和如今个人信息过分公开之间的矛盾发表了看法,凯文凯利认为给予用户充分的选择权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增加一个‘yes’和‘no’的选项给用户,让用户知道软件要做的一切。”南方日报记者 叶丹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网友最近网络问政的领导

找不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