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页面
找不到页面
找不到页面
[ 字号: ]    [ 打印 ]

潮州手拉壶 登上大雅之堂

发布时间: 2012-10-24 08:52    来源: 南方日报-南网    作者: 向杰


   

    一把手拉壶,从300年前走来。

    它源自田底红土,经脚蹬手拉,于火中涅槃,终成饮器,承载着潮州人乃至中国人一代又一代对于工夫茶的记忆。

    它被赞誉时,叫“朱泥壶”;被贬低时,就叫“土罐”。它是吃饭的手艺,传男不传女;它是各家的秘技,闭门传续。

    直到21世纪,一个人的出现,上承传统,下破陈规,别开生面,从材质到器型,从外观到神韵,一一创造革新,让这份非物质文化遗产焕发出强劲而独特的魅力,并登堂入室,为国家工艺美术馆收藏。

    自此,朱泥壶不再是朱泥壶,更不再是土罐,它进化成为“手拉朱砂壶”,即使只有手掌大小,身价也可超过6位数。

    他是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潮州手拉坯茶壶传承人、广东工艺美术大师谢华,日前刚刚通过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公示,为潮州手拉壶有史以来第一人。

    我们这里要说的,就是他和它的故事……

    ■背景

    手拉壶是潮州枫溪一项代代相传的民间茶具工艺。产自该地的红泥因材质细,所以用手拉的成型方法,表面再施上釉水,烧成后则油光可鉴。潮州的陶土潮人俗称“红泥”,也属高岭土,但其原土最大之特点是含极高的氧化铁,质地细腻,含砂率较小,可塑性高;干燥收缩率较大,从泥坯成型到烧成收缩约15%,生坯强度较低;因含氧化铁,原土呈黄色,煅烧后呈红色,色系较为单调、干枯,表面要施釉水。潮州手拉茗壶的工艺技法古老,以圆为基调的造型其理味十足而趣味偏少,容量偏小,十分适合潮人的茶俗。

    制作手拉壶,工序繁多,全靠熟练的工艺师凭经验手工完成。先拉壶身后拉壶盖,大小及造型完全由双手控制,壶盖严密合缝。装镶壶把、壶嘴,使手拉壶造型比例协调,富有艺术性。待壶身干透后进窑烧制,窑温高达1000度以上,连续烧制十多小时,结合工艺师十多年的实践经验,一把好的手拉壶在深厚的手工底蕴下才能制作出来。此时如壶盖与壶身轻碰,能听到锵锵的金属相击之声。

    ■历史坐标

    潮州手拉朱泥壶历史悠久、积淀深厚,潮州市枫溪区境内有6000多年前新石器时代的池湖贝坵遗址及周边地区陶器的发现。宋代笔架山窑(全国重点文保单位)有大量陶器的制作。宋以后,潮州成为陶器生产中心,潮州手拉朱泥壶是潮州陶瓷一奇葩,从清代中期,潮州朱泥壶便独具一格,广泛生产和应用,并代代相传一直延续至今。

    潮州手拉朱泥壶具有强烈的地方特色,它吸收潮州民间艺术之精华,形成富于艺术特色的自家风格。潮州朱泥壶手拉工艺采用手工拉坯成型,是最原始辘轳制陶技法,手拉的朱泥壶用料选用本地陶矿红泥加工而成。其制作过程要经过拉、修、批、上水、上浆、烧等近十多道工序,烧制的成品具有造型精美,线条简练,色泽丰润,光滑度高等特点,技艺单绝。潮州朱泥壶题材广泛,品种多,主题突出,具有精湛的传统工艺特点和实用功能,文化价值。

    随时代变迁,制作手拉壶的匠人开始出现青黄不接,技艺难以为继,作品大量萎缩。被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后,手拉朱泥壶才得以传续,并逐渐发扬光大。以谢华为代表的工艺美术大师们在工艺上获较大创新,迎来历史上最好的发展时期。

    ■代表作品

    《弓门提梁壶》,壶身饱满圆融,壶面平滑丰润,含谦儒之气;梁取一截弓,充满进取的张力,合儒家风韵,文化内涵丰富。该壶获中国工艺美术金奖,被国家工艺美术馆收藏。

    《太极百岁壶》,取自“天地一体,道承太极,极生两仪,仪应四象,象出八卦、而有万物”的道家思想,7.5厘米高的壶身,平均排列了阴阳198圈线,每条线宽不足0.4毫米。壶身“细线缠绕”,“软”如水滴,至柔至阴;壶梁、壶嘴有棱有角,强劲挺拔,雄阳刚健。该壶代表潮州乃至国内目前工艺水平最高的手拉坯制壶工艺。

    《飚壶》艺高至简。汲取国际顶级跑车的美学原理,壶身和壶盖一个面盖过;壶流壶把和穿过壶身的弧线融成一体,一气呵成,既简洁流畅又气势磅礴,给观赏者美的共鸣和震撼。

    《腾飞提梁壶》以断然的截面、磅礴的气势体现美,其美感与举世闻名的澳大利亚悉尼大剧院极其神似。该壶的壶梁、壶钮、壶流都以一面弧、一面平设计,神似悉尼剧院外观;壶身如两片做工极其精细的弧盖对合,形成飞碟状,气势非凡。该壶夺第十二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博览会特别金奖。

    为赚钱养家炼成制壶高手

    谁也没想到,这个瘦瘦高高的年轻人会成为日后的一代大师。

    1980年,谢华16岁,刚刚初中毕业的他,无事可做。虽然是潮州手拉壶世家“俊合号”的第五代传人,但这个家族中断制壶的时间已经超过30年,他的父亲,也就是第四代传人,从未以此为业。不过毕竟是家传,他父亲从小耳濡目染,对手拉壶的全套制作工艺流程非常熟悉。他对谢华说:“你就开始学做壶吧。”

    或许是遗传,或许是天资聪颖,又抑或是家境贫寒的压力使然,11岁丧母的谢华,学起手拉壶制作来,得心应手。

    到了1988年,从汕头卖到台湾以及出口到东南亚的茶壶,出自谢华手中的,单个能卖到300多元,“是全潮州最贵的”。

    谢华说,没几年时间,他们家就富了,他很早就买了进口摩托车。谢华坦言,那十几年,他的壶之所以卖得比别人的贵,是因为他为了赚钱,什么都肯尝试,什么都敢做。

    一次,一位泰国客商,带了一把他从未见过的手拉壶问他:“你能做这样的壶吗?”那是一把清朝的黑色手拉壶,奇特之处是经过磨光、抛光后,就像玻璃做的一样,非常精致漂亮。

    “我能做!”谢华非常肯定地答道。他跟客商开价60元一把,差不多是当时市价的2倍多。客商没还价,只是要求他两个月交货100把。

    接下订金后,他几经疯狂的去找寻制造这种壶的土料。等他终于找到类似的黑色泥土时,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他不分昼夜开始制壶,加上打磨抛光,竟都奇迹般的完成了。“一下就挣了6000元,”谢华说,那时一台在外人眼里十分高档的东芝彩电才3000元,他等于挣了两台东芝,“开心得不得了。”

    采制“石中泥”打破“土罐”之谓

    “同样是壶,同样是陶土制成,为什么一把大师级紫砂壶能卖几十万乃至上百万?我们潮州手拉壶为什么顶多卖几千块就了不得了?”谢华的心里,一直隐藏着这样一个问题。到了2002年,在工厂进入正轨之后,这个问题终于把他“拱”回了手拉壶行业。

    但这次,完全不同了,类似脱胎换骨。要打破“土罐”的固有印象,提升手拉壶的品质,必须从材质入手,谢华开始满潮州的高山谷地寻找可以媲美宜兴紫砂的陶料。朋友们知道了他的癖好,也帮着漫山遍野的寻找。今天,在谢华的办公室里,一个橱柜中,摆着几十种装着陶料样品的玻璃罐。红色、黄色、黑色、褐色……近十年的时间,近百种风化石的试验,谢华发现产自潮州青龙山的风化石,其铁、硅、锰及金属、微量元素和有机物含量比宜兴紫砂更高,制成手拉壶后,其保鲜能力非常强。在炎热的夏天,普通瓷器对面包的保鲜不超过两天,宜兴紫砂壶是四天左右,而用青龙山石制作的手拉壶可将近五天。

    这一发现,使潮州手拉壶的品质自此产生历史性飞跃。谢华将其称之为“石中泥”,“100斤石可以产20多斤泥”。矿石制成泥料的工序共分十道,即是试矿、采石、风化、粉碎、舂粉、筛粉、浸泡、炼泥、陈腐、再炼泥等。试矿就是通过自己丰富的经验,先采少许估测能制成优质茶壶的矿石回家试制,成功了,再批量采石。矿石采回家后,得在露天场地再经三年以上的风化,才用机器碾碎。放到石臼中舂成粉末后,用筛子把粉末中的颗粒筛掉,筛出来的石粉放在水缸中浸泡。浸透后,用机器和人工充分搅拌、挤压,这就是“炼泥”。“炼泥”后再放在水缸里陈放半年以上,这叫做“陈腐”。谢华解释,这个过程是为了让铁、锰、硅等原子、分子的结构分布更加均匀,使泥料更为细腻,可塑性更高。“陈腐”后再次“炼泥”,经过这样一个完整程序,泥料才可用来制壶。

    高品位手拉壶应形神兼备

    在解决手拉壶材质问题的同时,谢华也一直在思索如何从工艺、内涵以及艺术感染力上提升其档次和品位。

    谢华说,从2002年之后的七八年时间,他没卖过一把自己亲自制做的手拉壶。他不求快,不怕慢,只求精,只求突破。有了新的创意,就反复揣摩试制。

    渐渐地,他开悟了。他发现,手拉壶艺从低到高共有四种境界——实用、精、气、神。“‘实用’级别最低,只要求茶壶外观平整,装茶倒渣、进水出水畅顺,构件组合协调,泡茶方便;‘精’,则要求做工精细。这个境界的壶,壶面和线条平滑、结构别致、缝隙小、密实,已能读出艺术品的美感;‘气’,表示工艺品具有不凡的艺术气韵。外观上达到做工精细、造型考究、结构匀称,美学内涵丰富,有较高的艺术品味;‘神’则指壶在造型、组件和线条构建上已是匠心独运,有很高的艺术造诣,让人用起来心情兴奋、看起来赏心悦目,属于‘用神感悟’的艺术境界。成为艺术精品的手拉壶,就必须这四种艺术境界兼备。”

    “达到‘神’的境界,工艺层面几乎已近乎完美,而其外观造型、线条轮廓触动的是人们头脑更深层次的文化艺术思考和对美的联想,激发不同文化背景、不同生活体验、不同教育层次的人对美产生共鸣,从而产生的是一种深层次的愉悦体验,沉浸在美的意境中。”

    谢华认为,艺术品的美感,就是感官对艺术品外在的形态、色彩、线条强烈的愉悦感和兴奋感,触动美的联想,从而进入一种无比舒适、无比愉悦的境界。因此,艺术精品,不但有直观的造型美、色彩美、线条美,更必须能激起美的联想。把古典的、现代的、国外的和自然的各种美的理念,都融入到自己的手拉壶作品中,用现代的手法把传承自古代的艺术演绎得异彩纷呈、令人震撼,从而产生最广泛、最普遍、最深刻的美的共鸣,才是真正的手拉壶精品。

    “潮州手拉壶的制作已有300多年历史,艺术水平却没有多大提升,就是因为以前的制壶师傅基本未能突破第一重艺术境界,只停留在‘实用’的层面。”谢华说,“现在就不同了,年轻的一代,文化素质高,视野开阔,如果加上有进取心强,勤于学习、善于学习,能融合古今中外文化艺术,他们做制壶师,必定有能力造出形神兼备的高品位手拉壶。”

    据了解,近年来,谢华的作品已获得国家和省级各类艺术展18项金奖、10项银奖、5项铜奖和10项优秀奖。2011年9月25日,在深圳一个大型拍卖会上,谢华的一把“弓门提梁壶”以17万元的高价被买家拍走,宣告潮州手拉壶单价自此突破6位数。如今,在北京的卖场,谢华的手拉朱砂壶受到高端收藏家的追捧,最低售价3.6万元,最高售价高达22万,短短数月,仅十多万的茶壶就已卖出十多把……

    打破历史陈规繁荣制壶业

    夜晚,在谢华开办的手拉壶工作室里,几十名学员正在学习手拉壶的制作技艺。谢华不时蹲下来指导,抑或在灯光下仔细打量弟子们制作的壶坯。

    “以前的朱泥壶技艺传承都是家族内部制,且传男不传女。”谢华说,他要做的,就是打破了这一历史陈规。年轻人只要“思想品质淳良,勤快,耐得住寂寞”,他都愿意教授技艺,“不仅不收学费,还管茶水。”

    每逢周六日,在广济桥上的一间不大的展示室里,谢华及其弟子都会在那里演示创作。“这是中国唯一以转动的辘轳为工作台,用手指和竹篾、小刀等工具,通过捏、擦、粘等手段,让土坯在旋转中成型为精美茶壶的技艺。”谢华说,很多游客只知有宜兴紫砂壶,而不闻潮州手拉壶。“我就是要让大家知道,潮州能出很好的手拉朱砂壶。”

    “现在手拉朱砂壶才刚刚起步,离真正的繁荣还很远。”他希望在潮州有成百上千人跟他抢饭碗,“只有干这行的人多了,才能涌现更多的人才,产生更多的创意,促进手拉壶在工艺水平和内涵上不断进步。”

    “希望在我死的那天,能有几百个弟子为我送葬。”他把这个不吉利的话题,当成了理想。

    潮州工夫茶

    ■链接

    “潮州工夫茶”是国家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品工夫茶是潮州地区很出名的风俗之一,家家户户都有功夫茶具,每天必定要喝上几轮。即使侨居外地或移民海外的潮州人,也仍然保持着品工夫茶的风俗,而这也是手拉壶一度成为外销产品的主要原因。

    工夫茶以浓度高著称,初喝似嫌其苦,习惯后则嫌其他茶不够滋味了。工夫茶采用的是乌龙茶叶,如铁观音、水仙和凤凰茶。乌龙茶介乎红、绿茶之间,为半发酵茶,只有这类茶才能冲出工夫茶所要求的色香味。凤凰茶产自潮州凤凰山区,茶汤色泽微褐,茶叶条索紧、叶质厚实,很耐冲泡,一般可冲20次左右。凤凰单丛茶最有名,具桂花、茉莉、蜂蜜的风味,曾在全国名茶评选会上摘得桂冠。

    工夫茶的茶具,包括炉子,是红泯小炭炉,一般高一尺二寸,茶锅为细白泥所制,锅炉高二寸,底有碗口般大,单把长近三寸,冲罐如红柿般大,乃潮汕泥制陶壶,茶杯小如核桃,乃瓷制品,其壁极薄。

    标准工夫茶茶艺,有后火,虾须水(刚开未开之水),捅茶,装茶,烫杯,热罐(壶),高冲,低斟,盖沫(以壶盖将浮在上面的泡沫抹去),淋顶十法。潮州工夫茶传统上一般是主客四人却只用三个杯子,所谓“茶三酒四”,体现的是潮州人礼让的精神。

    冲泡过程由主人亲自操作。首先点火煮水,并将茶叶放入冲罐中,多少以占其容积之七分为宜。待水开即冲入冲罐中之后盖沫。第一冲杯,以初沏之茶浇冲杯子,目的在于造成茶的精神,气韵彻里彻外的气氛。洗过茶后,再冲入虾须水,此时,茶叶已经泡开,性味俱发,可以斟茶了。

    斟茶时,三个茶杯并围一起,形成一个“品”字,凸显潮人重品德。以冲罐巡回穿梭于三杯之间,直至每杯均达七分满。此时罐中之茶水亦应合好斟完,剩下之余津还需一点一抬头地依次点入三杯之中。潮汕人称此过程为“关公巡城”和“韩信点兵”。三个杯中茶的量、色须均匀相同,方为上等功夫。最后,主人将斟毕的茶,双手依长幼次第奉于客前,先敬首席,然后左右嘉宾,自己最末。

    叶汉钟说,日本的煎茶道,以及目前流传甚广的台湾工夫茶,其实都源自潮州工夫茶。

    文/图 南方日报记者 向杰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网友最近网络问政的领导

找不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