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页面
找不到页面
找不到页面
[ 字号: ]    [ 打印 ]

千年广绣  指尖传奇

发布时间: 2012-11-23 10:49    来源: 南方日报 - 南网    作者:


在最近公布的一批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顺德广绣位列其中。而早在数百年前,广绣就已经走出国门,闻名遐迩。

然而随着工业化的不断深入发展,刺绣手工业日渐面临市场萎缩,从事刺绣的顺德女工人数也逐年降低。人才紧缺,市场冷清,面临这样的窘境,实不相瞒,广绣的发展和传承的确遭受前所未有的挑战。

好消息是,米兰刚落幕的一场“霓裳广绣”服装展又一次为广绣赢得了世界的瞩目。它不再只是绣娘手中的精细手工艺,还可以与现代技术结合,与其他产业对接,衍生出更多更具艺术和商用价值的产品。

而今在顺德的一些家庭中,依然藏有两个高脚板凳和两条木架子搭起来的“绣台”。尽管那个广绣业蓬勃发展的鼎盛时期已经过去,但并不意味着广绣就此没落。关于它的新发展,或许刚刚起步。

■历史坐标

刺绣具有两千多年历史,广绣则是以广州为中心的珠江三角洲民间刺绣工艺的总称。上世纪三十年代,顺德刺绣行业发展至鼎盛时期,尤其是北滘一带,超过九成女性从事这一行业。民国后,顺德广绣多销往国外,为顺德积累了大量财富。

有关广绣的记载要追溯到唐朝。据唐人苏颚在《杜阳杂编》的记载:“唐永贞元年,南海贡奇女卢眉娘,年十四,工巧无比,能于一尺绢上绣《法华经》七卷,字之大小,不逾粟粒,而点划分明,细如毫发……”它描述了一位14岁的南海姑娘卢媚娘在皇宫将《法华经》七卷绣在一尺绢上的故事,字如粟粒而点划分明、细如毫发,可见技艺之精。

明代中后期,广绣已扬名海外。它作为中国的特色商品在国外广受欢迎。乾隆期间,广州刺绣业成立了行业组织。光绪年间,广东省成立工艺局,设缤华艺术学校,向民间传授绘画、刺绣、雕刻等技艺。

辉煌时期一直延续到抗日战争,抗战胜利后广绣业虽稍有恢复,但元气大伤。直至20世纪50年代中期再掀高潮。

■地理坐标

顺德是广绣的发展重镇之一,清末以来,七成的广绣从业人员是顺德女子。当年顺德一带桑基鱼塘兴盛,多数人种桑养蚕,蚕虫吐出的蚕丝可制成丝线,可用于刺绣,这为当地的广绣业发展奠定了基础。而且顺德女性大多从事经济作物劳作,双手纤细,灵活自如,宜于拈针走线,她们通过刺绣也挣得不少工钱。

十指春风融巧思

广绣和其他绣种最大的区别是什么?顺德绣工告诉我们,从绣线就可以辨出一二,广绣中有阴阳线的存在,而正是这种颜色渐进的阴阳线,才构成了异常生动、栩栩如生的画面。

一般而言,广绣分为绒绣和线绣。所绣出的绣品,无论哪一种,都有远看醒目,近看精细的特点。花鸟绣是广绣的特色产品,它善于体现“平、齐、细、密、均、光、和、顺”等艺术风格,具有构图精密、色彩秀丽分明、针法多变、主题突出等特点。

实际上,这种“十指春风融巧思”的精细手工艺还经过不断改良。清初,英国商人拿服饰图样到广州绣坊订绣品,但图样却是西方油画风格,按现有刺绣技艺则很难达到这样的效果。于是绣工们便增加绣线种类,改革绣法。如以孔雀羽毛扭织成线缕,以马尾缠绒为勒线等,这些新技法无疑让广绣更富有表现力。吸收了西洋油画艺术风格的广绣,运用了透视和光线折射的原理,也让不少绣品被广泛应用于室内装饰和日用衣饰上。可见当时的广绣尽管为本地人所制作,但不乏中西合璧风格的作品,用色浓艳且富有光影变化。

不夸张的说,与原有的刺绣工艺相比,广绣创作意念得到了不断的更新。在传统基础上,广绣将传统针法重新组合,表现出新的质感和意境,也创新了多种针法,“绒毛针”、“竹叶针”、“短发针”等就是广绣中的独针法。同时,绣纹也十分讲究,它结合质感、肌理、透视、结构、人物气质等等,进一步发挥绣纹在绣品中的作用。根据传统绣的“扭花丝”绣法的丝线色彩配搭原理,结合中西绘画的“色彩构成原理”,广绣自成一派,形成了独特的“刺绣丝线色彩构成法”。

顺德:广绣重镇

关于顺德和广绣之间的渊源,还要从上世纪三十年代开始说起。那时顺德刺绣行业进入鼎盛时期,特别是北滘一带,超过九成女性从事这一行业。大量精美的刺绣精品源源不断地走向市场,也有越来越多的外国客商冲着精美广绣而来。据记载,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一件普通3.3尺四角花巾就能卖到40-50港币,而当时l元钱可买20斤大米或7斤猪肉。1921年至1926年,西班牙政府高价包销顺德刺绣产品,到了民国,顺德刺绣产品则多销往印度。

上世纪七十年代,顺德刺绣产业日渐走向成熟。在北滘、沙滘、勒流一带,工人们按经销商样图照样刺绣。七十年代初,政府部门将十个镇的刺绣精英集中到大良,成立顺德刺绣工艺总厂。

1982年底,顺德刺绣总厂又成立广绣研究所,研究员们对广绣传统针法进行系统的挖掘,收集研究出60多种针法。此外,他们还制作出相关刺绣样片,完好地保护和继承了广绣工艺优秀针法,顺德也成为承传与弘扬广绣技艺精华的重地。1982年,他们创作的《百鸟朝凤》刺绣作品在全国工艺美术百花奖中获得金奖。目前,世界最大的广绣生产基地总部则位于顺德大良华盖路步行街的广绣大厦。

传承艰 发展难

今年上半年,广东省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公布,顺德广绣名列其中。然而广绣的传承与发展依然面临极大的挑战。

有关报道称,直至上世纪九十年代,顺德传统绣区北滘、沙滘一带尚有三四百人从事广绣,如今已基本无人刺绣。广东全省从事“广绣”的绣工或不到300人。和其他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一样,广绣也面临着人才流失、人才短缺等严峻问题。

随着产业的多元化发展,埋头拈针、劳神耗时的刺绣工作日渐淡出人们的视线。顺德广绣商人冯淑珍坦言,自己昔日红火的广绣生意从2006年开始便日渐走下坡路,即便是在劳动力密集,手工业不太发达的广西,也越来越少人选择在家刺绣,这和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她刚在广西开厂时的状况大相径庭。

“以前要找会广绣的绣工轻而易举,人工也不贵,重工(技术精湛,从事较难刺绣工作的工人)的工钱按每件两三百元来算,轻工则只要四五十元。”而今她不得不面对的一个现实是,按这样低的工资是不可能请到绣工的,而且懂得广绣的绣工也越来越少。

广绣的市场价值到底有多少?而今依然要从供求关系上看。在冯淑珍看来,即便开办了广绣学习班、培训学校,也未必有人来学。“还有多少人喜欢广绣,欣赏广绣的价值?如果没有需求,没有市场,广绣很可能会渐渐被人遗忘,这门技艺也会逐渐消失。”

我们到访的顺德北滘镇,尽管每年举行一次广绣比赛,但参与的人也越来越少。亲历比赛的冯淑珍告诉我们,一幅广绣作品需要花几个日夜的辛苦工作,而最后评判出来却只能得到两三百元的奖励,让人感到得不偿失,这也是广绣比赛无法调动积极性的原因所在。

而今,顺德的华盖步行街依然可以看到曾经辉煌一时的广绣大厦。很难说到底有多少人对这座大厦有所了解,但它并没有因闻名在外的广绣而成为旅游旺地。

探索广绣的高端之路

既然已经不能再像过去那样,大规模发展广绣手工业,那么高端之路则是现在人们对于广绣发展的另一种探索。广绣结合时装,正是颇受业界认可的发展模式。在几个月前举行的一场“霓裳广绣”广绣时装秀就赢得了国内外时尚人士的赞赏。这些由本土设计师设计的广绣时装,将具有岭南特色的广绣最直观地展现出来,既不失艺术观赏价值,又拥有实用的商业价值。找到广绣的载体,也就意味着人们找到了新的商机。

除了时装,还可以寻求其他更多的载体。在一些少数民族旅游风情区,带有羌绣的时装、包包以及各式各样的装饰都颇受游客欢迎,且价值不菲。不能说民族艺术的价值就单纯看价格。随着人们对此类民间艺术的认识不断加深,鉴赏力不断提升,广绣和其他领域相融合,与现代科技相结合,广绣的艺术或将免遭失传和灭亡的危险。

■旅游贴士

交通:接驳北滘镇的公交车有39条线路,顺德中心区公共交通有12条线路。汽车客运总站有发往全省各地的巴士及邻近省的长途线路,有直往广州、深圳、珠海等地的豪华巴士服务,其中往广州的巴士每天5:50至21:00,每10分钟一班,票价23元。

住宿:顺德区有各个档次的宾馆酒店。北滘镇有华美达酒店、7天连锁酒店等,位于镇区,交通方便。

美食:顺德乃粤菜主要发源地,善于博采众长,推陈出新,烹饪河鲜和蒸炒各种菜肴以风味清淡香脆驰誉海内外。李禧记蹦砂、大良双皮奶、顺德鱼头、凤城鱼皮角、陈村粉、伦教糕、均安鱼饼、金榜牛乳、大良野鸡卷、大良炒牛奶、煎酿鲮鱼、顺德菊花鱼生、中心沟鲩鱼、龙江煎堆等,都是不可错过的顺德特色美食。

■周边联游

碧江金楼

都宁村隔壁的碧江村,数碧江金楼最为闻名。金楼因别致精巧的室内布置和木雕闻名,迄今已成为碧江乃至顺德的一张名片。美妙绝伦的贴金木雕,雕工之细腻,鸟、鱼、花草、龙蛇等等都刻画得十分逼真。八面生辉、流光溢彩的金楼吸引了不少海内外游客到此一览。

逢简水乡

地处广东顺德区杏坛镇北端,锦鲤江畔,水资源以及水环境极优。绕村居水道达十公里有余,辖区水道达28公里之多。水光接天,碧波荡漾,曲折迂回有不尽之感觉。远离烦嚣,空气清新宜人,自然环境和谐,岭南古村格局犹存。古屋有百余间,古树遍布,石板古道纵横。绿树成荫、鸟语花香,一派诗情画意。为喜欢回归自然达到物我两忘意境之悠闲度假人士提供了绝无“尘嚣疆锁”的理想场所。

清晖园

位于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大良镇华盖里,为我国南方古典园林艺术的杰作,素有岭南四大名园之一的盛誉,已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其布局既能吸取苏州园林艺术精华,又能因地制宜,环境以清幽自然、秀丽典雅见称。

■特写

从广绣能手

到成功商人

儿时跟外婆和母亲一起学习刺绣,几乎每个顺德北滘镇一带四五十岁的妇女都拥有这样一段经历,都宁村的冯淑珍也不例外。年逾五十的她,而今手持针线依然十分麻利,只是眼睛不及以前好使,她戴上老花镜,有空时依然会搭起架子,干这个她曾经干了三十多年的老本行。

刺绣,对于冯淑珍那一代的顺德女性而言,是一门谋生计的技能。从小开始,在外婆、奶奶、妈妈的影响下,学会拿着针线绣出各式各样的图案,则是每个女生的人生必修课之一。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不少女性和冯淑珍一样,穿针引线,绘制图案,将细细两股丝线揉成一条,在各种质地的布料上绣出生动而巧妙的画面。这样的过程,看似繁复劳神,却难不倒勤劳的女子。冯淑珍说,年轻时,给一张披肩绣一幅百鸟朝日图只需花一天的时间,刺绣,眼力很关键,对于上了年纪的人而言,终究是件吃力活。

勤快手巧的冯淑珍很快在广绣鼎盛的年代找到了自己的定位。二十出头的她进入顺德工艺厂,和众多女工一样,从事刺绣加工工作。外国人找到香港的中间商,香港将外商对布料、花色等方面的要求告知顺德工艺厂,接着女工们则按照要求,分毫不差地完成刺绣工作。由于顺德几乎所有女性都懂得刺绣,因此女工们的手工费在那个年代十分廉价,手工费低至售价的0.5%,这种行情在顺德一带十分普遍。

“不过那个时候也很开心,我每天除了刺绣,还帮人送货,将装在盒子里的刺绣送到家家户户,每天都乐呵呵的。”冯淑珍回忆道,送货虽然辛苦,将货送到别人家中,偶尔还会留下来喝碗汤吃顿饭,日子过得充实快活。

改革开放后,随着顺德其他工业的迅速发展,刺绣这一手工业的发展则日渐艰难。冯淑珍看到,当更多就业选择出现在人们面前时,刺绣这个十分花时间精力且收入又不太高的职业也就渐渐远离了人们的视线,她知道,到该改变的时候了。

经过朋友介绍,冯淑珍在广西一带找到了另一块做刺绣生意的基地。“当时那里的农村还没有什么手工业,我们过去后教当地人如何绣广绣,然后接国外来的订单,将任务分配给每家每户,按件计费,做得快的,能一天赚好几百元,那个时候几百元可不是小数目。”产量大,收益自然大。冯淑珍说,上世纪九十年代是生意做得最好的时期,几乎每个月能有几千份的订单。一件广绣披肩成本费大约为40元,而往外销可卖到三四百元,火红的刺绣外销生意,让冯淑珍在家乡盖了大屋,成为了一名成功的广绣商人。

文/图 南方日报记者

周人果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网友最近网络问政的领导

找不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