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页面
找不到页面
找不到页面
[ 字号: ]    [ 打印 ]

穷游神州400天

发布时间: 2013-01-16 11:21    来源: 南方日报 - 南网    作者: 向杰


陈斯毅(外号:帽子)

职业:酒吧气氛管理、

花式调酒师

爱好:诗歌、摄影、

旅行、阅读

在广州一场雨后的夜晚,记者见到了帽子。这个看上去瘦瘦弱弱的年轻人,当晚又做了好心网友的沙发客,广州是他环游中国的最后一站,之后他将去杭州,寻找一份酒吧调酒师的工作,安定下来。

八年前,他就有了环游中国的梦想,一年半前开始实施。“我是个穷人,只能穷游。”他说,十万里的行程,其中的酸甜苦辣回想起来历历在目,凄风苦雨、饥寒交迫之余,总有善良的人给他提供帮助,让他铭感于心。

搭车,倒车 2011年9月23日。帽子离开打工地杭州,正式开始环游中国之旅。他从杭州经安徽黄山再到湖南、陕西、宁夏、甘肃、青海,于2011年光棍节前,抵达西藏拉萨。

为了攒路费,帽子在拉萨打了份短工,在藏区足足呆了两个月,走遍六大区,沿途搭乘热心藏族同胞和自驾游人的车。这一路,帽子几乎搭遍了所有你能想到的车,包括马车、驴车、摩托车、拖拉机、自行车、越野车、皮卡、货车、大客车、轿车等;当然,在这其中,他也曾徒步好几百公里。

在西藏,他游历了天湖纳木错、羊卓雍错、江孜、珠穆朗玛峰、雅鲁藏布江、南迦巴瓦峰、波密河谷、然乌湖、怒江大峡谷、孜珠寺、羌塘大草原、藏北八塔以及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邦达机场……

冬季大雪封山,他无法西经阿里前往新疆,年关将近又买不到回程的火车票,只好一路搭车向北抵达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客运火车站安多,经西宁再转至宁夏,春节前夕越过黄河河套平原抵达青城呼和浩特,度过人生最冷的一次新年。除夕夜晚,在经过别人温暖的小屋时,透过窗户看了一段春节联欢晚会上的喜剧小品,他流着眼泪转身离去……

几经艰辛

2012年2月,帽子越过长城回到关内,登览北岳恒山,过雁门关南下,抵太原入平遥古城、张壁古堡,下河东登鹳雀楼,至柳宗元故里。从风陵渡过黄河返回关中,探秦皇陵,入洛阳城,登嵩山访少林,绕观星台眺天下中枢。

随后数月,他以郑州为中心,四经开封祭扫张良墓、魏征墓,访伊尹故里、岳飞庙;两渡黄河北走太行郭亮、焦作云台,南访魏都许昌、华佗墓、黄帝故里;西行鞠拜包拯墓、杜甫墓。

5月中旬,从杜康故里归来时,疲惫不堪的他在大巴车上打鼾睡,结果打工两个月换来的一部手机被窃,所有朋友号码和数千张风景照片遗失。伤心之下,他离开中原地区,选择穿越陇右、唐蕃古道、青海湖,再入藏区,沿有“死亡公路”之称的新藏线,一路西行,到达叶羌,再坐火车来到“中国西极第一城”帕米尔高原下的喀什市。

在喀什,帽子又一次迎来旅途中的低潮,他因高原反应昏睡了12日,身无分文,幸亏得到了在国际青年旅舍做义工的机会。后来,帽子又受浙江、广东、上海等地驴友接济,这才让他继续顺利进行接下来的旅程。

纵横南北

随即,帽子前往大漠中心龟兹古都库车,再徒步苏巴什古城、盐水沟、魔鬼城,搭车越过800里天山大峡谷,经巴音布鲁克天鹅湖、那拉提草原、阿拉山口岸,从博州乘火车到乌鲁木齐,经吐鲁番、火焰山,过河西走廊返甘肃,到天水。

之后,他南下江西,上庐山,观长江、鄱阳湖,经株洲至深圳,滞留半月。在驴友的帮助下,帽子从佛山北上湖北赤壁。8月末,转往河北邯郸,由偃师越过整个黄淮平原。

2012年10月中旬,他第六次抵达西安,过800里秦岭陈仓蜀道下川中。11月至重庆,再南走云贵。12月中旬他抵达海南,在大陆最南端的天涯海角仰望星空,通宵达旦……

据帽子自己统计,这一次行程,累计游历了26个省市自治区90个地州的190余座城市,蹭沙发不下百余处,行程不少于5万公里,其中徒步距离3000多公里,搭各种车辆五六百辆次,车程1.2万多公里,火车70余趟超过4万公里。

与狼“同行”

帽子说,400多天的行程,难忘的经历实在太多。在海拔5200米的死人沟,寒风冰雪中他背着40斤重背包徒步前行,缺氧短气,步履维艰;虎跳峡天梯归来,徒步出谷,突闻脑后有石头滚动声响,他本能向前迅速跳了六七步再转身,发现山体正在滑坡,无数巨石落下。他择路而逃,到达安全地带,呆了半个小时后,放声大哭;在日土附近通往新疆的一条河谷中,突遇迎面而来的龙卷风,司机赶紧掉头往回疾驶,龙卷风跟在后面一路追;呼和浩特的冬天,零下26℃的天气,他穿着双拖鞋探昭君墓,不小心被树枝绊倒,晚上吃泡面时才发现门牙缺了一颗;在吐鲁番,他因身份证遗失无法入住旅馆,隔壁的维族同胞好心收留了一晚;在杭州月亮坡公交站,他向等车的路人乞讨一元钱坐公交去西湖区救助站,和无家可归的人们挤一间房屋的上下铺位。

最让他难忘的还是那次遇到狼的经历,寒冬腊月的大白天,他从藏北羌塘草原色林错国家保护区边缘的索县前往那曲,在国道上和路边不远处一只一直在注视他的大狗擦肩而过,几百米外一群磕长头的藏族青年同胞等他走近后惊讶地问:“汉族遇到狼都不怕么?”他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那只胖胖的家伙是狼!

“辛”路万里

“穷游”是帽子此行一大特点,对于帽子来说,这一年多的路程,挑战了他无数个极限。除了身体上的疲惫,更多的是心理上的挑战。帽子记得,在抵达敦煌时,他身上所有的钱加起来都不够他买一张到青海格尔木的火车票,无路可走之际,巧遇敦煌国际青年旅舍的老板大野收留,之后,他在河北驴友阳光带领下,穿越长城和魔鬼城,抵达玉门关。

当他生平第一次到达雪域圣城拉萨时,口袋里只剩下7元钱,遇到拉萨晚报的记者丹增多吉,蹭吃蹭喝蹭沙发,顺带游览了圣殿布达拉宫;在那曲回拉萨的冬夜,他身无分文,搭乘一部藏族同胞去拉萨朝拜的车,买不起吃的,就一路上把他们吃剩的藏面或饺子收在袋子里,然后一个人躲在角落一口一口往下咽。

这一路,他常举着一张求搭车的纸,在祖国各地的高速公路口,经常是三四个小时都等不到一辆肯停下的车,无助的时候,确实想哭……

帽子说,行万里路,读万卷书。他在自己28岁的时候,读完了属于他的这本大书,现在要沉淀下来好好消化消化。说不定在什么时候,他又会启程。

小贴士

1.在西藏和新疆需随身携带身份证件和边境证明。一旦遗失,要立即报警以补办临时证明,否则会很麻烦;

2.不要在青藏高原、蒙古草原和新疆森林地区赶夜路或单独露宿野外。月黑风高,深山里的野生动物常有下山觅食的习惯,单独或人数稀少的背包客有遇到被突袭的可能性,徒步和骑行者不要做无谓的冒险;

3.野外随身携带登山杖或有硬度大的树枝,在必备时可以帮助你临时抵挡野狗或其他动物的袭击;

4.长途旅行中,不要携带过重的背包,用品一定要精简或者实用。过重的背包会拖延你的行程,尤其是在夜幕降临时。

文/南方日报记者 向杰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网友最近网络问政的领导

找不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