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页面
找不到页面
找不到页面
[ 字号: ]    [ 打印 ]

网络问政也是政府转型的表现

发布时间: 2012-11-06 00:41    来源: 南方日报 - 南网    作者:


    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教授 郭巍青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 胡泳

 

南北连线

南方问政记者 戎飞腾 李秀婷

网友通过网络对身边的公共议题发表看法,并与不同意见者进行观点交锋,而这些被记录在案并成为决策参考;网友通过网络,向你所在区域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反映问题,由代表委员将声音带到“两会”会场……

这一切,确实已在这片土地上发生。

昨日,南方日报记者邀请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教授郭巍青和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胡泳。一南一北两位专家,分别从公共决策领域和新闻传播领域对未来网络问政的发展提出了建议。 微博非理性声音也需我们倾听

南方日报:有一种说法,认为微博的本质是社交属性而非问政属性,因此未来发展的方向应该是让它回复常态。您如何看待微博的问政属性?

胡泳:让微博回复常态的说法是对的,通过互联网而表达的公众舆论在中国的公共空间中占有独特的地位。所以,从根本上来讲,也可以说网络问政的目的就是让民众不需要通过“网络一线天”表达诉求。

但是,“还微博社交本质”是一个不存在的命题,因为微博本身并没有人规定它应当是问政工具还是社交工具。只能说,在国外,目前它更多地被当成社交工具。而在中国,互联网作为一种公共领域议程设置的作用已经发挥出来,要让网民重新把微博仅仅当成八卦工具是不大可能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政府现阶段还必须重视微博,线上问政与线下问政双管齐下,才能解决问题。

郭巍青:我们在微博上谈论一个政策,就是问政。这是自发的,无法预测的,也不是策划的,而是自下而上产生出来。政府如何去面对处理好这一块是网络问政重要的一个方面。

微博平台上的讨论,大部分是跟随着事件走,我们不能预测明天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而且围观的人越多,圈子就越大。

如果你关注它研究它,你就必须要接触它了解它。我作为研究者的一点体会是,你没有在网络上被骂过、摸爬滚打过,是不会真正懂网络的。

南方日报:我们应该如何看待网络上一些非理性的声音?

郭巍青:在公众当中,有一条从非理性到理性的光谱。确实有人比较非理性,认为越非理性,声音可能就越能够放大。非理性的声音有没有积极作用呢?也不好说。比如,某人最先出来揭发一个官员有多少套房多少块手表的时候,最初一看你会觉得很荒谬,但是到后来发现是真的,非理性的声音作用还是有的。

我感觉当下舆论的态势很难改变,你跟一些网友说不要这样非理性,他们可能都不会听,大家都是自己说自己的话,至于最后这些人是怎么形成合力,这是一个很值得研究的问题。

胡泳:不可否认,今天的中国互联网上,存在一些非理性的表达。但是如果政府以倾听者的姿态来对待网民的话,是不会把“网民”看作“刁民”的。

如果有所谓的“刁民”,反映出来的是制度设计上存在缺陷、监管上存在漏洞。要解决这个问题,通过培育中间社会组织,培养政府与民众之间的彼此信任,非常重要。

问政建议广东先行做问政评价指标

南方日报:您如何评价这5年来广东在网络问政方面的表现?

胡泳:广东是网络问政的发源地。@平安肇庆是最早的政务微博之一,起了先导作用,也形成了公安微博群。党政一把手与网民的互动也比较多,跟政府提意见的网民在全国来讲也比较活跃,产生的好案例非常多。尤其在网络问政制度化方面,提得比较早,广东在这方面领先于全国。

执政是一门科学,网络问政事实上也是全能型政府向服务性政府转型的一个表现。

郭巍青:总的来说,广东这5年是真心想推动网络问政的。网友对网络问政的关注度也是越来越高,政府在言论和态度上也有所转变——变得更关心公众对自己的行为如何评价。

政府自上而下组织,希望通过网络听到更多的意见和建议。他们设置一个平台让人们把问题反映进去,然后要求各部门要看、要回应,要做些什么工作,是有些作为的。

从政策分析的角度来说,执行一项政策就会做出一套东西来。那么评价这套政策是否有效是需要一些指标的,就是政府想通过网络问政来达到的目的达到了没有。比如,经过五年,是不是这个社会变得更好了?意见表达的渠道是不是更加顺畅?社会、公众的满意度是否变高了?或者社会更加稳定了?我建议广东要去做一些这样的调查,得出相关的数据,会更有说服力。

建议网络问政需要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南方日报:能否对网络问政的发展提一些建议?

郭巍青:我比较希望政府能够引导一些议题,让大家来讨论,使得大家讨论的意见变成决策时的重要依据。

但这需要制度性的建设和保障。比如,政府可以大大方方做一个议题出来,建立一个良性的充分讨论的制度。比如说我手头有200亿,准备造一个广州医疗城,如何如何有利,然后依据大家的意见来看怎么做比较好。

政府需要发起一些类似这样的讨论,真的看得到有一些意见是比较集中的,可以占上风,形成一个正反馈,这样,公众才会觉得自己的意见是有用的。

我很愿意推动政府朝着这方向去走。这也需要顶层设计,就是政府真的愿意这样来改造整个决策的流程。不一定要很大的政策,你可以把问题通过放权,放到一些基层层面、社区层面。还可以在贴近老百姓的议题上配上公共投资来讨论,激起人们讨论的兴趣。

胡泳:如今的网络问政仍处于第一个阶段。倾听民众呼声,并不完全是政府官员的问题,很大一个程度上,还需要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参与。

在微博上看看老百姓说什么,这只是浅层次的。更重要的是,要通过制度性的办法把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利用网络听取民意确立下来。每年“两会”前,由网民向代表委员提建议,代表委员再将民意转化为对政府的评价。

第二个阶段才是政府方面,首先要转变一把手观念,把网络当成改善治理的重要渠道,由一把手带头,上行下效,并将网络问政纳入政府考核体系之中,这样才能有效果。

统筹:胡念飞 蓝云

执行:钟健 戎飞腾 徐滔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网友最近网络问政的领导

找不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