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路边卖菜“眼睛被城管戳瞎”官方:误碰

2013-10-22 09:24     来源: 南方日报

摘要: 今年5月,湖南祁阳县的一卖菜老人自称“眼睛被城管戳瞎”,但当地城管部门的说法却是“误碰”,并定性为一场“意外事故”。

眯成一道缝的右眼,被手指小心掀开:眼眶里的白珠已经萎缩,瞳孔黯淡无光,成灰白色,四周布满昏浊的红色。

这是一只失效的眼睛。

它的主人———60岁的李云秀,昨天刚在长沙湘雅三医院完成这颗废眼的摘除手术,代替它的是一只人工义眼。

今年5月,这位湖南祁阳县的卖菜老人自称“眼睛被城管戳瞎”,但当地城管部门的说法却是“误碰”,并定性为一场“意外事故”。

两种说法李云秀自称城管“戳到我的眼睛”,城管则称“不小心碰到菜篮,竹竿弹起后误伤李云秀”

“捅瞎”李云秀右眼的,是她挑在肩头卖菜的那根竹竿。两边的圆形尽头,钉着两根朝上的铁钉,作用是防止菜篮滑脱。

惨剧发生在5月26日。这天一大早,李云秀挑菜篮到楼下的马路边摆卖。

李云秀的家,在祁阳县王府坪市场对面的六楼。这里是县城最大最繁华的菜市场,也是当地城管治理的重灾区———城管人士介绍,一直以来他们希望菜贩能入场经营,但每天清晨菜贩还是在马路上扎堆;而菜贩们认为,不愿意入场是因为摊位费太贵,“一个摊位每年最少要交2000多元”,而卖菜是小本营生。

60岁的李云秀从深圳返乡两年。之前10年,她随打工的儿子、女儿到深圳,做过打扫马路的清洁工。2011年携两岁孙女回家,也是为照顾多病的老伴。“今年4月女儿上幼儿园后,她就开始卖点菜,她觉得我们压力大,是不想给我们添负担。”儿子罗君红说,没想到只卖一个多月,就出事了。

李云秀回忆,当天早上7点多,有菜贩突然喊“城管来了”。她忙抓起菜篮,躲到马路边的人行道上,“五六个城管,一边喊一边踢,朝着我们这边奔来了。”李云秀正弯腰,准备提菜篮再次逃离,“脚就踢过来了”。

“一个40多岁的城管,一脚踢飞了菜篮。”李云秀说,这个过程很快,只有几秒钟———随后的情节在采访中呈现两个不同版本:李云秀本人的说法是,“他抢走我的竹竿,朝我戳过来,戳到了我的眼睛”;而祁阳县城管局事后调查的说法是:城管队员不小心碰到菜篮,竹竿弹起后误伤李云秀。

“当时我就倒在地上,用手捂眼睛,越捂越痛,痛得在地上打滚。”李云秀回忆随后的情形。

这个有争议的情节,在周边商户和马路菜贩中也说法不一,上述两种说法都有。他们大多在李云秀倒地后才注意到现场。而不同说法的源头,也都来自李云秀及其家人,和事后的城管部门。

李云秀的老伴、64岁的罗基春事发时恰巧就在附近,但他也只看到老婆倒地,没看到城管有戳人的动作。“当时那个城管要跑,我跑上去把他扯住,他说:你抓住我干什么?我说:你把我老婆打伤你还跑?”

他蹲下去看到老婆当时的伤情,“从右眼冒出的血,流了一地”。

半个小时后,李云秀被120送往祁阳县中医院。当天上午,在深圳的儿子罗君红接到医院主治医生的电话:你妈的右眼可能保不住了。

听力下降“我们的人打的是你母亲的眼睛,又不是耳朵”;“我们只管治眼睛,其它的跟我们没有关系”

祁阳县中医院记录显示,李云秀“因外伤后右眼流血半小时入院”。经检查“右眼无光感;右颜面部软组织损伤;右眼睑青紫,并有血从右眼流出;可见角膜穿透伤,右眼晶状体及玻璃体脱出”。入院初步诊断为:右眼球穿透伤。

次日李云秀转至位于长沙市的湘雅三医院。“当时城管局派了4个人护送,住院时城管局局长蒋仲敏也来了,送了1000元慰问金。当时说得很好,让尽力抢救母亲,有什么要求尽管提。”罗君红说。

在湘雅三医院住了22天,李云秀做过两次手术,一次冲洗。其中入院当天的手术即发现“眼球已破裂”;6月20日第二次手术,“医生说看还有没有挽救的可能,但手术半小时后医生就出来了,说已经没有希望了。”女儿罗玉华回忆。

而糟糕的并不止于此。

罗玉华说母亲送医院后,出现了多种并发症:讲不了话,吃不了饭,也不能走路,脚一踩地感觉整个房子都在眩晕。

更让她担心的是母亲的听力,“一个星期后,她说耳朵嗡得越来越响,像开拖拉机。跟她大声说话听不到,要喊七八遍才行。”10月18日记者在病房见到李云秀时,也要对着她耳边说很大声才有反应。

6月27日,李云秀转诊湘雅三医院耳鼻喉科,而其后与祁阳县城管局关于治疗费用的争议也由此发生。

罗君红说,自母亲转入耳科治疗后,前期一直由县城管局承担的医疗费就开始拖欠,对方的态度也发生改变。

“我们的人打的是你母亲的眼睛,又不是耳朵”;“我们只管治眼睛,其它的跟我们没有关系”———罗玉华录下了与县城管局几位人士的通话,对方表述了这样的观点。而罗君红说,在将母亲转到耳科之前曾与城管局协商,该局法制股一副股长也找过耳科医生,“医生明确表示(听力下降)是外伤引起的”。

由湘雅三医院耳鼻喉科主治医师写具的病历单显示,李云秀经诊断为“外伤性听力下降(双)”,出院医嘱的第一条即,“建议佩戴助听器”。

为此,罗君红说他曾向城管局一名副局长提过要配助听器,“他一听说要一万多元,就说那么贵,让我们先垫付。等鉴定有结果了,如果证明耳朵和眼睛受伤有关他们再出”。

母亲在耳科的治疗费用是1.4万元,加上前期在眼科的3.5万元,罗君红说出院时县城管局还是来人作了结算。但对方告诉他:如果最后鉴定耳朵和眼睛没有因果关系,耳科的治疗费用是要倒扣回去的。

伤情争议李云秀再次提交“补充鉴定申请书”,要求明确耳、眼之间到底有无因果关系

随后的司法鉴定也可谓一波三折。

早在李云秀受伤次日的5月27日,祁阳县公安局陶铸路派出所就委托永州市中泰司法鉴定所对其做了一次司法鉴定。

这份鉴定报告表述,“根据伤情检验、被鉴定人描述及祁阳县中医院诊断证明等,其损伤特征符合钝器致伤”,“其右眼球穿透伤已构成轻伤,是否构成重伤,待医疗终结后再评定”,此次鉴定意见为“轻伤”。

这引起罗君红的不满,但鉴定法医向其解释,这只是个初步检验,3个月后还将再次进行鉴定。

8月28日,在伤者出院一个多月后,中泰司法鉴定所出具了第二份鉴定报告:伤者“右眼球萎缩塌陷,睑结膜球结膜充血,角膜呈黄色混浊,眼内结构不清,视力无光感”。这次鉴定意见为“重伤”,伤残等级评定为7级。

但鉴定并未对耳、眼关系给出意见,报告对此说明:“双耳外伤性听力下降,与本次外伤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因本所业务能力受限,不能进行评定”。

次日,李云秀及家属提交了“重新鉴定申请书”,要求对耳、眼的关联再做鉴定,并提出这次要由长沙的司法鉴定机构来做。10天后,经过抓阄,最终从3家机构中选定了湖南省湘雅司法鉴定中心。

9月11日该中心受理,两天后即作出新的司法鉴定报告。而家属反映,这份报告直到9月25日才交到他们手上。

湖南省湘雅司法鉴定中心的报告描述:“根据现有送检材料……均未提示有外伤因素导致李云秀双耳听力下降,因此,其听力下降不予评定伤残等级”。

其鉴定意见为:李云秀目前双眼视力情况构成6级伤残,其右侧眶壁骨折及左侧枕骨骨折构成两个10级伤残。

收到报告的第二天,李云秀再次提交“补充鉴定申请书”,要求明确耳、眼之间到底有无因果关系。而申请交到公安部门后,“他们说这个没什么意义了,再鉴定可以到法院起诉时再提出。”罗君红说,而此时与对方关于赔偿的谈判也陷入僵局。

他说母亲出院之后,城管局曾让他们列一个清单,先行提出赔偿要求。他们经过咨询和计算,“列了一个单子,有好几十万”。

祁阳县城管局向南都记者证实,李家向他们提出的索赔是90多万元。而县城管局方面的律师经过查阅“相关规定”,给出的赔付额度是10万-15万元。二者相差甚远。

“意外事故”涉事城管人员曾被刑事拘留,后被取保候审,如今已停止上班

“打人”的城管队员,罗君红经打听,是杨家桥中队的桂智宝。据他了解,事后桂智宝曾进过拘留所,但“三四天之后就放出来了”。

罗说,他有一次到派出所,所长当他的面给桂智宝打电话,“对方还在上班”。其后他又了解到,桂在出事后由城南的杨家桥中队调到城北的白沙中队。这让他很不解。

昨日南都记者找到正在农贸市场执勤的白沙中队,几名队员表示,桂智宝曾在这上过一个月的班,但已有几个月没见到他的人。

随后在祁阳县城管局,该局出面受访的法制股股长陈海潮证实,涉事队员确为桂智宝。事后曾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后来被取保候审。如今他已停止上班,在家随时配合公安机关的调查。

陈海潮介绍,他们事后调查了解的情况和李云秀及其家属的说法不同。事发路段不允许在马路上占道经营,但人行道并不属执法范围。当天早上李云秀先是在马路上卖菜,后转到人行道,城管队员并没有对她执法。

而伤人过程,陈的描述是:“当时城管队员从人行道经过,一脚不小心碰了一下(李云秀的菜篮),竹竿反弹误伤到她。打没打到眼睛,不能确定。”

陈说,当时队员还不知道,走出五六百米后,他的家人追过来说打到眼睛,他才返回看到有人受伤。这中间没有发生争吵。

事后,城管部门也调看过该路段的视频监控。但陈海潮说,录像没有监控到事发地点的过程画面。

他说事后公安、城管等部门都介入了,已定性为“意外事故”,不属于执法纠纷。

他还介绍,本着人道主义,事后为伤者共支付治疗费用5.79万元,其中包括在耳科的医疗费。此外,还向伤者借支了前期的生活费四五千元。

陈说,因为几次司法鉴定都不能证明耳、眼之间有因果关系,所以对其耳科的治疗费用目前仍存争议。如果进入下一步司法程序后,能证明二者之间存在关联,将会承担相应的费用。

今年国庆节期间,出院在家的李云秀双眼再次发生感染,“又红又痒又胀”,为避免殃及左眼,医生建议尽快将废掉的右眼摘除,安装人工义眼。昨日李云秀已在湘雅三医院完成手术,罗君红告诉记者:手术一切顺利。

昨日手术之前,罗君红曾在医院给城管局一负责人打电话,“他说你们自己先付,到时打官司该怎么赔怎么赔。”

两万元左右的手术费用,罗君红说,都是他们向亲戚朋友借来的。

南都首席记者 占才强 实习生 王伟凯

 

打印本页责编: 彭晓枫


相关新闻:


图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