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研究

党建研究 南粤学人
南粤大看台
理论文章
学术思潮
理论专题
理论动态
 
李义平(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民营经济与科学发展观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李义平
--------------------------------------------------------------------------------------------------------

 
  民营经济在其发展的过程中,对GDP的贡献总体来说是高质量的,而地方政府与像民营企业这样真正的市场主体的追求是不一样的,一个追求盈利,一个追求职位的升迁。追求的不同加上产权约束的不同,导致了行为模式的不同。

  真正实践科学的发展观,就应当一方面让地方政府退出投资主体的地位,另一方面,通过保护产权,平等准入,让民营企业能够真正充分竞争,茁壮成长。

  最近,中央一再强调科学发展观,这对我们经济社会的协调发展是十分重要的。

  从经济学的角度审视,经济增长质量和经济增长速度的统一,应当是科学发展观的重要内容。而一旦讲到经济增长质量和经济增长速度的统一,就不能给民营经济以充分的肯定。

  我们做出这一判断的首要原因在于民营企业是典型的市场主体。作为市场主体,以最小的投入获得最大的盈利,是其基本的行为准则。于是,如同基本的经济学原理所揭示的那样,第一,他们必须使自己的产品和劳务符合国内国际市场的需要,只有符合国内国际市场的需要,他们盈利的目的才能得到实现,因为使用价值是价值的物质承担者。第二,他们必须进行投入和产出的比较,进行投入中各种生产要素的比较,当用劳动力更便宜的时候就使用劳动力,当用机器更便宜的时候就使用机器,他们会努力减少成本,减少消耗。于是,当他们所使用的各种生产要素的收入成为GDP的重要组成部分的时候,这样的GDP的增长质量是高的。

  “比较优势”原理是经济学,从而是市场经济下的、构成分工的基本原理。把自己的比较优势与市场需求有效地对接,是一切市场主体的行为准则。富有富的比较优势,穷有穷的比较优势,先进有先进的比较优势(出卖知识产权和高端技术),落后有落后的比较优势(出卖劳动密集型产品)。

  经济学的这一原理,在民营企业身上得到了很好的印证。人们不难发现,改革开放以来,凡是发展的好的民营企业,都是发挥了自己的比较优势。据观察,浙江的一些民营企业技术含量不高,规模不大,然而有着极强的滚动发展能力,有着极强的盈利能力。原因就在于这恰恰是他们的资源优势,符合他们的传统,符合人们的素质,是所谓的老天爷经济,老祖宗经济。

  “比较优势”原理是市场经济下真正的市场主体的行为准则,我们甚至可以用是否自觉遵循比较优势原理,作为衡量是否是真正的市场经济主体的标准。传统体制下的国有企业,现行体制下的地方政府,不顾自己的比较优势,不惜成本地追求不是自己的比较优势的亮点,造成了巨大的资源浪费,恰恰说明了他们不是真正的市场主体。

  产业结构和产品结构的不断提升,是经济增长的重要指标。然而,所有这些提升都是市场主体与市场需求不断博弈的结果,市场主体的盈利取决于市场的需求。实际上,无论在任何情况下,人们向往高质量生活的需求永远不会停止。聪明的市场主体总是不断地把人们潜在的需求变为现实的需求,把抽象的需求变为具体的需求。民营经济作为真正的市场主体,在产业结构和产品结构的提升方面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例如,改革开放之初的十分粗糙的服装,现在成了品牌服装,曾经因为只能穿一个礼拜因而被当众烧毁的皮鞋,今天成了品牌皮鞋,昔日被通报的存在严重质量问题的低压电器产品更是上升到了一个很高的层次。

  与传统体制下盲目扩张,患有投资饥渴的国有企业,与在现行体制下不计成本,片面追求“亮点”的地方政府相比,民营企业所以必须生产市场有强烈需求的产品,所以要进行投入和产出的比较,所以不能贪大求洋,浪费资本,其原因在于产权是明确的,约束是硬化的。马克思曾经深刻地指出,商品交换是一个惊险的跳跃,如果跳不过去,摔坏的不是商品,而是商品生产者自己。即如果生产了市场不需要的产品,入不敷出,那就会资不抵债,就会破产。破产是破财产所有者自己的产。在这种情况下,民营经济不得不如履薄冰地经营自己的企业,这是产权安排使然。同理,传统体制下国有企业的扩张,现阶段地方政府的扩张都在于缺少产权约束,扩张者只会从扩张中得到好处,不会、也没有资格承担扩张失误的责任。对此,亚当·斯密曾经深刻地写到,“关于可以把资本用在什么种类的国内产业上,其生产能力有最大价值的这一问题,每一个人处在他当时的地位,显然能判断的比政治家或立法家好得多”。他强调:“把这种权利交给一个大言不惭的、荒唐的、自以为有资格的人,是再危险不过了。”

  经济发展包括美好的环境。我们承认个别民营经济在保护环境方面做得不尽如人意,甚至还存在着其它方面的问题,所有这些问题,既有个别民营企业的主观认识、主观作为的问题,也有政府有关部门监管的问题。我们不可能设想民营经济企业家都是圣人,正是因为如此才需要制度。制度是规制人们的行为,降低整个社会的交易费用的。设立制度和监管制度的执行,恰恰是政府的重要职能。

  以上的论述说明民营经济在其发展的过程中,对GDP的贡献总体来说是高质量的,而地方政府与像民营企业这样真正的市场主体的追求是不一样的,一个追求盈利,一个追求职位的升迁。追求的不同加上产权约束的不同,导致了行为模式的不同。真正的市场主体,例如民营企业通过发挥比较优势,通过千方百计地降低消耗而盈利,不能成为市场主体的地方政府则不计成本地追求辉煌。据此,要提高我国经济增长的质量,真正实践科学的发展观,就应当一方面让地方政府退出投资主体的地位,另一方面,通过保护产权,平等准入,让民营企业能够真正充分竞争,茁壮成长。曾经领导了原西德经济走向繁荣的路德维西·艾哈德曾深刻地指出:“竞争是获取繁荣和保证繁荣的有效手段。只有竞争才能使作为消费的人们从经济发展中受到实惠。”看来,让所有市场主体一视同仁地竞争,也是我国提高我国经济增长质量,走向繁荣的必由之路。

(编辑:莫凡)

 

中华工商时报 2004-04-26 14:42


相关新闻:
本栏目由广东省委宣传部理论处主办 南方网承办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