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论坛 点击进入
 用户 密码
马上注册   忘记密码
热点关注 | 访谈直播 | 艺文后窗 | 广州讲坛
网文广场 | 美图沙龙 | 休闲游戏 |
  岭南茶馆 | 广东发展 | 财富论坛 | 美图共享 | 情感小筑 | 休闲酒吧 | 文心雕楼 | 粤人生活 | 嘉宾访谈| 灌水 | 泛珠论坛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南方社区 > 社区精华 > 网友文集 > 原创文
米兰·昆德拉的翻译问题

2004-06-30 10:56:27 南方网-南方社区 朴素

2003-09-06 09:50 来自文心雕楼

  1987年,作家出版社出版了由著名作家韩少功、韩刚翻译的捷克作家米兰·昆德拉的大作《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一时间风靡两岸三地,成为最受欢迎的外国小说之一。其“媚俗”一说更是成为人们的谈资,而“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这句经典的翻译也广为人们所引用与言说。2003年,上海译文出版社推出了米兰·昆德拉的新译本《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译者为南京大学教授许钧)。两种译本孰优孰劣,顿时成为读者的议论焦点。

  我是在1993年才读到韩少功所译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当时觉得文字非常优美,内中更有译者韩少功先生为人为文的印痕。最近翻阅了一下许钧教授的新译本,除了书名有明显的改译,其中也把韩少功译本中因种种原因删掉的部分补译出来,正如许钧教授所言:“韩少功是从英文转译到中文上来的,因此我的翻译应该比他更接近原著;另外,韩少功的译著是十几年前时代的产物,当时受到了种种意识形态的影响,有些片段他没有译出来,而现在中国读者的判断能力大大增强,对昆德拉的观点都能有自己的思考,所以我在翻译的过程当中没有任何回避,全文展现了出来。”应该说许钧教授的译本比韩少功更接近原著,但是否就一定比韩少功译本好呢?我个人觉得不一定。

  许钧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过他的译本与韩少功的译本至少有三个方面的不同:“首先是韩少功与我所依据的版本不同;第二是影响与制约翻译的社会、政治环境和对翻译产生直接影响的一些重要因素,如意识形态因素在今天已经不同,换句话说,今天的翻译环境较之韩少功翻译时已有很大不同,翻译的可能性增多了,当初出于种种原因必须删改或作委婉处理的文字,也许今天就不用删改或处理了;第三是文学翻译是一种再创造,韩少功与我对原文的理解、领悟和阐释必然会有所不同。这种种的不同,想必在翻译文字上会有明确的体现,相信有心的读者会有自己的发现,会有自己的体会,也会有自己的评价。既然文学复译是一种文化积累,前译与后译不应该是一种对立的关系,而应该是一种互补的关系,是一种继承与拓展的关系。韩少功先生的译本为国人了解昆德拉起到了重要作用,而这次重译若能为广大读者进一步了解昆德拉提供新的可能性,就是译者的大幸了。”

  文学翻译确实是一种再创造,其实与原作已经有了很大的距离。只要我们看看古诗翻译成现代汉语的效果就知道了,意思还在,但韵味就差的远了。既然是再创作,就与翻译者本人的艺术水平与见识才力有关系了。韩少功的译本之所以能够一直流行,就因为其本人是极有才华的小说家,深知创作之规律,其译本带有自己的风格,这是许钧教授的译本代替不了的。不过许钧教授从法语翻译米兰·昆德拉,其中必有英语译本所不足的地方,而且许钧教授又翻译过多种法语文学名著,其水平也是有目共睹。这正像中国古诗一样,唐诗虽横绝一时,高不可攀;但宋诗却另辟意境,有唐诗所不及处。好的译本各有其佳妙处,却不是孰优孰劣的问题。

  近世以来,有关翻译之问题一直争论不休。昔年严复先生提出的翻译的三字要求是“信、达、雅”,鲁迅先生则一直赞成“硬译”,而钱钟书却说:“文学翻译的最高理想可以说是‘化’。把作品从一国文字转变成另一国文字,既能不因语文习惯的差异而露出生硬牵强的痕迹,又能完全保存原作的风味,那就算得入‘化境’。”化境差不多已是最高的要求了,每个翻译家都如此怕是不太可能了。小说家马尔克斯说过:“有人说,翻译是最好的读书方式,我却认为是最困难、最得不偿失、最糟糕的回报方式。众所周知的意大利谚语说得好——翻译即背叛。”博尔赫斯自己是个翻译家,但他也说:“莎士比亚作品的译文,我是不敢恭维的,因为他最本质的、最美好的东西就是他的语言,而语言又能译成什么样子呢?莎士比亚的许多词句只能是这么说,只能是这种语序,也只能是这种韵律。”所以博氏尽管非常喜欢莎士比亚,但他总是用原文,而绝非另一种文字背诵。

(编辑:滇红10度半)

该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页面文章为南方社区文章,转载请经南方社区授权。请尊重作者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
关闭窗口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