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社区出纳贪污公款350万 案发诬陷其主任

2014-02-12 09:34     来源: 南方都市报

摘要: 深圳坪山办事处碧岭社区原出纳员廖某利用职务便利,贪污侵占公款350多万元。为减罪行,他下套诬陷其居委会主任贪污。

 
南都漫画 张建辉

坪山新区坪山办事处碧岭社区原出纳员廖仕贤利用职务便利,贪污侵占公款3 5 0多万元。此案受影响的除廖仕贤及其家属,受伤最深的莫过于碧岭社区居委会主任廖忠清。为了减轻罪行,廖仕贤利用廖忠清痴迷网购及对自己的信任,下套诬陷其贪污。去年12月20日,涉案出纳员廖仕贤被深圳中院判处有期徒刑15年,没收个人财产6 0万元。深圳中院有关人士昨日证实,此案当事人已接受判决。

但是,廖忠清却仍在别人质疑声中生活。“别人只要谈起此案,就跟自己扯上关系,认为廖仕贤贪污的大部分钱进了我的腰包,他只是替罪羊。现在,有人见了我就像见瘟神,我在坪山的名声已经很‘臭’”,廖忠清喊冤:“我虽痴迷网购被下套,但贪污跟我无关”。

社区出纳员获刑15年

事发之前,廖仕贤是坪山新区坪山办事处碧岭社区工作站及碧岭居委会的出纳员,主要负责社区两个账户的支票保管、基本账户管理与维护、现金收支及保管、报账等工作。

但是,廖仕贤在20 10年5月至2012年12月期间,利用职务便利,频繁以支票取现贪污社区工作站公款290 .573216万元,侵占居委会基本账户的资金62.181416万元,总额达350多万元。所得赃款用于借给亲友、购买房屋、土地使用权、汽车、个人挥霍及其本人和家庭日常开支等。同时,他在向坪山办事处财务管理中心报账过程中,伪造假的银行对账单平账,或借故拒不提交银行对账单。

坪山新区坊间称,此案是坪山新区建区以来贪污数额最大的案件。去年12月20日,南都记者独家获取《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13)深中法二初字第348号》,其中透露,廖仕贤因犯贪污罪、职务侵占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60万元。

居委会主任惹上麻烦

然而,此案却让碧岭社区居委会主任廖忠清惹上麻烦。廖忠清说,去年1月21日,廖仕贤及其妻子到他家,刚开始廖仕贤低着头,双手抱着脸不说话,最后憋出一句话:“这次街道审计查账少了163万元,最后这笔钱拿给你用了,你要还”。

“我一下子搞懵了,反问一句:你吃错药了吧,你要是这样陷害我,我就报案”。让廖忠清没想到的是,廖仕贤的妻子丘某说他们也想报警,但不想把事情搞大,希望廖主任一人做事一人当,“主任你有什么困难直接讲,我们帮你解决”。

廖忠清说,当时火大得要命,骂了他们夫妇后马上报警。此时,廖仕贤夫妇准备夺门而出,“马上被我拦住,我希望通过警方把这件事情说清楚,否则影响太坏了”。

丘某事后解释:丈夫在前一天晚上把一个记录本里面之前的资料撕掉,在家里电脑上打开单位账户的网银,对着取现记录,将取款时间、金额记下,在每一笔后面注明将钱交给廖忠清的地点,“到廖忠清家后,廖仕贤很紧张,没怎么说话,我就说要廖忠清还那笔钱,廖忠清不承认,并报警”。

据社区财务办公室赵凤好介绍,去年1月18日去银行把工作站基本账户对账单打出,发现余额只有30万元,而电脑中的账目显示140多万元,“我找到廖仕贤,他说是廖忠清拿了152万元,还没有给他单据,我便将这事告诉社区工作站的书记廖远光”。

“当晚,我将廖仕贤叫到家里,廖仕贤说钱是廖忠清拿的,没有给他凭据”,廖远光说,他第二天陪着廖仕贤一起到纪工委,当天下午2时许将廖仕贤交给坪山公安分局经侦大队。

廖仕贤通过什么方式诬陷廖忠清?在判决书中,廖仕贤供述,他在本子上记下所取公款日期、现金数额,因为年终盘点时会被发现,因此在每笔款后面加上诸如“廖忠清主任拿款明细”、“拿到主任车里”、“拿到家门口”等内容,以便东窗事发后推给廖忠清,减轻罪责。

沉冤得雪却活在质疑中

此案发生后,廖仕贤被坪山警方带走,又被深圳市检察院带走并公诉,去年12月20日被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此案水落石出。昨日,坪山办事处工作人员表示,街道办此前也配合司法机关对当事人调查,具体结果由司法机关出具。深圳市中院对此证实,该案已经判决,违法当事人也已接受判决。

其实,在“诬陷”出现后的一周,廖仕贤就在看守所写了一份道歉信给廖忠清。信中写道:“廖忠清主任,真对不起,是我不好挪用公款,冤枉你,真对不起,请原谅我这个人,是我害了你名声受损,这是我不对,你大人有大量,请你原谅我这个小人,我希望得到你宽恕,我在这里和你说声对不起,我知道错了。谢谢!”

廖仕贤的父亲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说,这封信确实是出于其子之手。他说,儿子变得有钱,解释说岳父有钱,果树被征收,有赔偿。多名社区两委班子成员及居民小组长也证实,去年11月28日,深圳市检察院相关人士在碧岭社区办公大楼举行案情通报会,社区两委班子及各居民小组长参与,检察人员通报廖仕贤贪污案已结,已查明此案与社区领导无关。

但是,居民之间却流言四起。“你想想,如果我没拿钱,他为什么无缘无故跑到我家?这一年来,我都在别人质疑的眼光中生活。”廖忠清说,廖仕贤出事后,别人只要谈起此案,就必然会跟自己扯上关系,“大家都认为廖仕贤贪污的大部分钱,进了我的腰包,我没出事,他出事了,他只是替罪羊”。平时大家都是乡里乡亲,有说有笑,现在,有的人见了他就像遇见瘟神,“有的故意躲开,甚至背后说我的坏话,我知道现在我在坪山的名声已经很‘臭’”。

贪污者说

如何在两个账户随意取款?

廖仕贤:取支票财务章随便盖,有权取现金

廖仕贤供述称,自己同时负责保管工作站的现金支票,支票只要盖上单位财务专用章以及出纳个人的私章,就可以去银行取现,不用经过任何领导批准或审批,“我是出纳,经常要盖章,负责保管财务专用章的杨德铭知道我有业务要办,也不会过问,所以可以随时盖到财务专用章。”他管理碧岭工作站、居委会的两个基本账户,两个账户存款可以由其他人经手,取现金只有他一个人可以。

怎样躲街道会计中心盘点?

廖仕贤:临时发现不了问题,盘点一躲再躲

廖仕贤称,坪山办事处会计中心每季度会对社区工作站的账进行盘点,制作成季度报表,他根据单据做好账目移交给会计中心,会计中心再根据资料做账,这种方式临时是发现不了问题,只有年终盘点才会发现,“2012年全年,我没有按照规定打对账单给会计中心,年终结算的时候,李(会计中心工作人员)打电话催我,我就说下次拿给他们”。

蒙冤者说

为何会被贪污的出纳员盯上?

廖忠清:痴迷网购惹了祸,经常让其代转账

“我太相信他,把自己银行存折、密码给他了”,廖忠清说,问题原因在于自己一直有网购习惯,却没开通支付宝,每次谈好价之后把存折、密码交给廖仕贤,代为去农商行碧岭支行转账。最后一次存折交给廖仕贤是在去年1月中旬,当时家中的院子要重新装修做健身房,便在网上搜索发现一个心仪的玻璃帐篷,“下单后,就把存折、密码交给他,去银行顺便帮忙转账”。

“因为他是出纳,经常跑银行,而且同事这么多年,看起来很老实,很放心将这些事情交给他去做,每次转完钱,他会主动归还”,廖忠清说,这样的事情不是第一次,之前自己多次让他帮忙转账网购东西,“没想到最后一次把银行卡给他,却被他用作诬陷自己”。这张存折是自己工资卡以及每月收房租所用,给廖仕贤的时候卡里有11.7万元,支付1.7万元网购费之后,其余10万元交给检察院,“说是我贿赂他,幸好检察院的人不上他的当,不然这辈子就算完了”。

  采写:南都记者周伟涵

打印本页责编: 彭晓枫


相关新闻:


图集推荐